Forever Fish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日劇] 2012 秋季日劇:Going My Home

開始

坪井良多 ( 阿部寛.45) ,廣告公司製作人

面對廣告客戶的無理要求,不但百般容忍、還低聲下氣,常常扮演好好先生,導致同事在背後幫他取了「軟蛋先生」的綽號,連後輩也看不慣他毫無銳氣的作法;不過,他自傲認為這是社會歷練足夠,反而以自己能屈能伸、能順利完成工作為榮。遺傳到父親的怪習慣,喜歡在各式料理上面添加「蛋黃醬」。

良多並不相信科學不能證實的東西,而小學四年級的女兒萌江在學校卻聲稱看到了日澳的混血小精靈「弗拉多 / フロット」,他本來還想藉聊天來開導,不料卻被吐槽到無力反擊。

上班時突然接到父親坪井榮輔病危、昏迷不醒的電話,連忙趕赴長野。

火車站的計程車司機說長野是個晚上會有熊、野豬、猴子出沒的奇妙地方,鎮上的人只要公車停駛以後,晚上就不出門,卻還不斷的慫恿他留下來這個山青水秀的地方住。在醫院跟母親、姐姐、姐夫會合,因為深色西裝來不及換下,不斷引來搞笑的誤會。

坪井沙江 ( 山口智子.43 )良多的妻子,美食雜誌作家,

擅長各種美味料理,不但出書,最近還剛上電視節目「出色的媽媽特輯」宣傳,喜歡保持自家廚房一絲不亂,因為「與其說是廚房,不如說是工作場所」,完成美麗的料理後會立刻拍照備用,常不自覺沈溺在完善料理的構想中,導致疏忽了對女兒的細微照顧。

跟女兒常站在同一戰線上同心協力調侃丈夫,但也同樣常被早熟的女兒用「 以彼之道,還諸彼身」的方法堵得無話而說。

因為女兒午餐時用力推了吵鬧的男同學,沙江被請去學校跟導師約談,沒想到導師是她的粉絲,最後以在書上簽名做為事件暫時的句點。回家的路上問萌江為什麼要這樣做? 萌江:「因為看不順眼」,她不禁興嘆已經完全不懂 10 歲小女兒的叛逆心思。

下島菜穂 ( 宮崎葵.30 ),送鮮花、摺紙鶴到坪井榮輔加護病房的謎樣女子。

良多趁菜穗進電梯時偷偷拍了一張背影照片,結果卻沒人知道她的存在,這引起了坪井一家的警覺,一開始以為她是父親的情婦或私生女。

事關以後的遺產、繼承問題,為了確認身份,連手偷翻父親的公事包,找出一大堆曖昧聯想的物件,深覺不能大意的一家子去公司問秘書得到地址,而猜拳輸掉良多則被迫一路查訪,總算在「鳥居齒科醫院」找到了她,無意間揭開了屬於父親的一個秘密。

「鳥居齒科醫院」的醫生鳥居治坪井榮輔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他們曾經在約 60 年前的森林裏看過神秘的生物「庫納」,即 138 mm 高的小精靈,父親榮輔跟菜穗都是在長野森林裏一直執著尋找「庫納 / クーナ/ Kuna」的「庫納事務局」成員之一。

心得

(1)坪井一家人會彼此互相調侃、吐槽、諒解、幫助,這種再自然不過的溫馨互動讓本劇完全拍出來了,超豪華演員陣容,加上加長版的第一集讓我整個龍心大悅 ( PS: 山口智子,我愛妳!),尤其阿部寬「黑西裝」的梗有一再戳中我的笑穴,讓我真的笑到翻掉。

(2)導演是枝裕和特別為劇中提到的傳說生物 Kuna 出了繪本 クーナ (こどもプレス)

CH2,順勢而為

坪井良多派後輩每天用晨跑接近廣告主,結果成功贏得 Case,但是上司卻決定讓真田統籌接下來的一切事宜,美其名:「世代更換」,把他踢出局,感到受傷的良多乾脆請了一周的假。

女兒萌江因為在學校賣便當菜色,逼得導師直接關切家訪,受罰禁足一周,當沙江問她為什麼時,萌江:「我只是順勢而為而已」;趁著沙江要跟著電影拍攝出差,良多決定帶著女兒回長野。

火車站出口,照例又是那位計程車司機,他竟然又想鼓動萌江搬到長野的小學:「跟媽媽商量一下吧,叔叔我等著妳哦!」,完全無視就坐在旁邊的良多,讓他悶了一下。

父女倆前往「庫納事務局」,正巧下島菜穂在裡面向小朋友說故事:「Kuna 都戴著這樣紅色的尖帽子 ......帽子翻過來就像一種紅天狗茸的毒磨菇,如果發現人類或敵人,就把帽子翻過來,偽裝成磨菇,然後逃走....」

約好去庫納的森林做 12 月活動的事先調查,隔天一早,怕蟲子的良多把自己包得緊緊的,一度還讓巡警以為是可疑份子;

二大二小上山探險,一路跋涉,突然間在大樹下發現一個掉落的鳥巢,仔細一看,樹上還掛了一個紅紅的東西,人高馬大的良多用樹枝鉤了下來,放在掌心的是一頂紅色的尖帽子!

PS:有人覺得步調很慢,但是我很喜歡這種「慢」,並不會讓人覺得不耐煩,有種「慢食」的感覺,留有很多韻味 and 有些很細膩的地方我沒寫出來。山口智子的角色怎麼可有可無,完全不會影響劇情進展啊! 

CH3,萬聖夜

看著手中的小紅帽,讓坪井良多半信半疑,連夢中都看見了庫納,還被掉落的松果驚醒,他進「庫納事務局」用鑰匙偷開抽屜,翻閱了父親對 Kuna 的筆記,裡面還記載著他父親榮輔、下島菜穂的母親久實的回憶點滴。

 

一位名為少彥名的小神仙出現在「古事記」中,與大國主神合力建國,這位神跟後來各地的小矮人有關,一直被認為是稻子、絲線等細小物的守護神而被信奉,直到江戶時代,他被森林跟村子裏的孩子們稱為「庫納」或是「西可」。

據說住在森林裏的庫納,經常會在煤礦現身,沒有固定的居所,沒有棲息地,也沒有文字,除了進食以外,不會殺生,被認為是溫馴的物種,多在墓地或寺院被發現。母親也一直認為庫納是連接陰陽兩界的神,我們三個經常聚在供奉庫納的神社前聊天,那時,不知是我,還是久實,說要一起去找庫納,因為能聽到流水聲,所以一定是在河附近,但是已經不知道具體地點了。

此時的我決定,再次踏上我曾一度捨棄的故鄉、來到這個妳已不在的故鄉,妳已經不在 .......


有志一同的小萌江也偷偷進了「庫納事務局」,拿走了木雕庫納,心虛的她一到手就馬上狂奔回旅館。

村子晚上有「萬聖節晚會」,孩子們興高采烈玩著「不給糖,就搗蛋」的遊戲,而良多正意圖用營火烤乾剛洗過的長褲,對面的菜穂告訴他一個真相,原來榮輔不是在打高爾夫時昏倒,而是跟下島大地踢球時突然昏倒,只是他在去醫院的車上特別交代不要告訴家人,以免家人有別的想法。良多父女倆就直接穿著奇怪的萬聖節服裝,一路走了回去,路上又再度嚇到巡警。

坪井沙江則是在電影拍攝過程中遇到小困難,導演要求有質感的舊便當盒當道具,沙江只得跟助手不斷的在附近的街頭巷尾、一家一家碰運氣尋找,最後總算找到了一個充滿女主人回憶的食盒,據說她祖母、母親每逢年節就會特別用來裝糕點跟子孫們享用,只是如今兩人都已不再,盒子也已束之高閣,聽說要借去拍電影:「如果是拍電影會一直流傳下去吧?木盒就可以在鏡頭下流芳百世了,太好了,又能派上用場!」

看著木盒,沙江思考良久,最後決定說服導演將裡面的菜色改成「牡丹餅」:「我可不是因為輸給了那個女兒的回憶才做牡丹餅的,我只是單純考慮這個容器的顏色、大小、時代、季節跟預算,推斷出牡丹餅是最適合的」,助手:「我還以為是遵從套盒的神靈指示呢!」,她相信萬物皆有神靈保祐,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小神仙」。

在醫院看護丈夫的坪井敏子正要離開時,突然有了奇怪的預感,一轉頭發現病床上的榮輔張開了眼!

CH4,想見的人

夜有所夢,夢中一群小人戴著紅色帽子,在良多凌亂的房間底下安居。



榮輔醒了過來,一開始意識還不清楚,不只是妻子、連女兒多希子都不認識,只會說「良 ..多 ..」,讓多希子吃起弟弟的醋來。當下島菜穗帶著六歲兒子大地前來探病時,榮輔把她誤認為「久實」,不解背後詳情的眾人一頭霧水。

沙江趁電影拍攝空檔趕過來長野,一家人重新聚首,只是女兒萌江的心思更讓父母頭痛、心疼。

得知榮輔在醫院醒了過來,鳥居齒科醫院的鳥居治一個人來到森林深處,對著空氣訴說:「總之是醒過來了,太好了,太好了」,在樹下大口吃麵時,彷彿看見小時候三人一路在森林探險,發現 Kuna 的情景。

良多看牙齒時,他訴說榮輔放棄當科學家、投身製藥業的原因,讓本來也志願想當科學家良多若有所思。無法從女兒口中問出詳細病情,鳥居治只好親自來到醫院,兩人言談間說起小時候曾見的奇蹟,「怎樣都找不到那個地方了,那是夢嗎?」「那是真的。」,他帶了一小袋葡萄自己猛吃,讓生病的榮輔看的眼饞、鬧起小孩子脾氣 ......

良多找到相片裏拍照的地方,想起筆記本裏的句子:「所謂後悔,是過去曾愛過的證明」。來到父親病床前,拿出撿到的小紅尖帽,榮輔說起了關於 Kuna 的故事:「... 連接陰陽兩界,所以,如果想見已經死去的人 .....不過,他們警戒心很強,很難找到,記住,世界並不由人的肉眼所能看見的東西組成。」說完故事,掙扎著從皮包拿出 1000 元紙鈔遞給良多,就像是一種儀式。

在「庫納事務局」,良多發現 Kuna 木雕不見,菜穗微笑的回答:「現在估計在散步吧,嗯,有時候會行蹤不明,不過,一陣子就會回來,就跟找東西是一個道理,不特意去找自然就會出現了,所以不用太費心」

一個人守在醫院病床旁邊,窗外一片漆黑,良多看著紙鈔發呆,心中不知道轉著怎樣的念頭。

CH5,億元贊助

坪井良多一家人都回到東京,良多穿著西裝去「舔舔巧克力」的廣告拍攝現場,沒事做的他就像是個多餘的人,沒人關心、也沒人主動招呼他,他的意見也變得完全不重要,唯一相同的是,他還是成為別人口中開玩笑的對象。

為了幫在森林找庫納的活動拉贊助,良多不惜大打可憐牌,他拿出那張 1000 元紙鈔:「不實際存在就不會有贊助商了嗎?這種半吊子的事,我最擅長了 ..... 這是痴呆的老爸給我的」,被打動的真田答應跟「舔舔巧克力」的社長瀨戶商談。

一大早,良多就穿著運動服恭候,其實只是不斷的走路而已,瀨戶根本也沒理良多的存在,微妙的是,一坐下談,他竟然答應給一億元全程贊助庫納的活動, 「其實不存在吧?」「是的,大概不存在」「大概?」「是的,大概」。瀨戶唯一的要求是,如果真的找到 Kuna ,希望能跟逝世的母親見面

坪井沙江回家找媽媽辻時子聊天,才知道媽媽最近有了交往對象,還撒嬌要女兒幫忙準備明天約會的便當

談起美食的記憶,沙江說小時候郊遊時,只有她帶的便當,永遠塞了現成的麵包:「我做飯的時候都會想著妳哦!想著總有一天要諷刺妳一下,才走到今天的  .... 我很壞吧? 」,時子:「但是,總比想不起來好!」,一邊做飯、一邊說話,母女兩人不知不覺笑得開懷。

小萌江回到學校,驚訝的發現要好的同學小惠的桌子不見了,中午的便當一點也沒胃口;等到放學,萌江一個人留了下來,她穿過禮堂、走進倉庫,一步一步的,把貼了跟她同樣貼紙的桌椅搬了出來,放回原本的位置。晚上就寢前,還不忘放上供品,向衣櫃裏的 Kuna 雕像說晚安。

隔天一大早,教室裏突然出現的桌椅引起一陣騷動,只有萌江淡定如常。

-----------------------------------------------------------
[日劇] 2012 秋季日劇:Going My Home ( CH6 - CH1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