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Fish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日劇] 2013冬季日劇:婆媳誰怕誰 / 婆婆大人 ( 結 )

水澤麻子 ( 黒木瞳.50 ),家庭主婦,

在媳婦生涯中一直保持恭順,對婆婆的無理要求也盡可能忍受,幸運的是婆婆兩年前過世,她終於可以鬆一口氣,直到媳婦李里香嫁進家門。

在院子裏栽種了許多鐘愛的各色玫瑰,她期許自己絕對不要變成惡婆婆,只是她發現李里香並不尋常,以保護家人的名義,為了維護世界和平,疑心的她展開了偵探之路。

兒子從夏威夷度完蜜月回來,特地準備了大餐,沒想到餐後婆媳相對,麻子被不斷勸酒,說出了心中許多秘密,她沒看見的是,本來同醉的李里香一回房間就清醒過來。

這天,她在門外偷聽到媳婦在手機中謊稱人在洛杉磯,一不小心懸掛在樓梯、動彈不得,聽到動靜的李里香連忙拉住她的手,突然一個詭異笑容,就在以為會墮落時,被媳婦用力救了上來。

兩人前往電影院看電影「My Family」,結果李里香拼命打瞌睡,只有麻子再度一身冷汗,因為上演的竟是媳婦用三明治毒殺婆婆的戲碼。

水澤李里香 ( 相武紗季.26 )

對 24 歲的契約員工水澤優太一見鍾情,於是接受了嫁入水澤家、在經濟能獨立前必須跟婆婆住在一起的條件;自稱不擅長家務,面對婆婆好言相對,但總在不經意處故意顯露鋒芒,背後似乎藏有許多秘密。

吳竹次郎 ( 大地康雄.57 ),警視廳搜查一課刑警,

水澤一家所在的社區有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失蹤,吳竹次郎:「有人消失了,同一天有一個人搬來了,以防萬一,也該徹查吧!」,他視李里香的出現隱含深意,把搜查重點放在這家子身上。

在電影院裏,麻子偷看到媳婦的手機簡訊:「我想見妳,那怕一會也好」,散會後決心跟蹤,還不惜脫鞋、穿著絲襪一路遠隨,無奈技術太差,一下子就在衢巷中迷路,最後被同樣跟蹤在後的吳竹次郎現身拯救,搭著警車回家。

趁著媳婦不在,疑心大發的麻子帶上手套搜查她的房間,結果除了清涼內褲,還找出了一隻價值百萬的包包,記事簿裏夾著許多男人的名片,正思考時,突然聽到李里香回家的聲音,只得手忙腳亂的收拾現場,假裝進門只是為了幫忙拉上窗簾,就在婆媳交會間,口中閒談的是晚餐內容:「炸肉餅,還是麻婆豆腐?」,火花已慢慢滋生。

PS

從旁觀者看來,偷看簡訊、偷聽電話、跟蹤、搜查房間、翻行事曆,「我是當婆婆之後,才學會當婆婆的!」,這簡直是演變成惡婆婆的養習過程。名副其實的,當婆婆一次就上手!

繼「零秒出手」後,相武紗季再演壞女人,不會被定型吧?!

CH2,戰爭序幕

廚房準備「炸天婦羅」時,麻子旁敲側擊想問出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男人的名片,李里香很快就轉移話題,一不小心麻子把玻璃杯撞入油鍋,引起了大火,急得李里香卸下優雅面具,慌亂中找到滅火器,最後連鄰里都被驚動,沒想到李里香面對警察詰問,竟然坦承了不屬於她的過失,此舉掩飾了婆婆的失手,讓自詡專業家庭主婦的麻子無地自容。

男人們終於發現婆媳整日相處遲早會出大問題,所以鼓勵李里香出外兼職,沒想到麻子反對,這讓鄰居梶原美由紀說簡直是以前麻子自己的翻版,因為以前麻子也曾向婆婆提過要出外工作的建議,結果被駁回,當時還哭得浠瀝嘩啦,如今不管理由為何,換了個人當婆婆,歷史竟然還是一樣重演

質疑媳婦的男性關係複雜,一個在咖啡廳當侍者的人怎麼會有 100 萬日元的名牌包?這讓麻子有苦難言,靠著上次留下的名片,找上「有村美容外科」,介紹人填上「大林李里香」,沒想到院長不認識李里香,離開時院長才又追上來問,對方看了照片,氣急敗壞的說她是夜總會公關「Innocent」的「薰」!輾轉來到夜總會外面探聽,假冒親戚,確認了「薰」」已於一個月前辭職。

滿懷心事來到優太上班的公司,一聊天才知道小倆口交往只有二個月,說認識一年是騙人的,面對母親說妻子的壞話,優太不禁也生氣起來:「李里香已經比媽媽妳來的重要了!」,重重一擊。

李里香整理行李時發現記事本跟名片被動過,果決的把包包處理掉,沒想到被美由紀發現,還尾隨看見了她在咖啡廳接過陌生男子的一封錢。

優太不想回家,一個人呆在常去的咖啡廳,而水澤博行藉口工作,打算跟女同事早瀨 ( 臼田麻美 飾 ) 在旅館過夜,房子裏又只剩下婆媳兩人面面相對。

麻子剪了一隻「約克與蘭開斯特薔薇」在餐桌上,它的花語就是「戰爭」!曾在夜總會任職的事被揭開,李里香變得面無表情:「我也有話想問!」

CH3,正面交鋒

李里香承認自己曾經做過夜總會公關,還說明自己當時是被單親家庭的經濟壓力所迫,而她對優太是真心真意的!麻子不置可否,她認為媳婦一開始就對全家人說了謊,誰知道後面還藏有多少謊言?

做了 25 年家庭主婦的麻子伙同鄰居美由紀去夜總會一探究境,想親自體驗其中玄機,閒聊中發現跟女公關的婚姻理念天差地遠,還被拼命上酒、勸醉,最後的賬單嚇壞了二位家庭主婦,不想做冤大頭的半茫兩人因此被請入警察局。

最後來警局保她的人竟然是李里香,這簡直讓麻子出乎意料、無地自容,即使如此,麻子還是決定在丈夫、兒子面前揭開媳婦曾經的秘密 .....

CH4,My Family

麻子把李里香曾經在夜總會工作的事說了出來,沒想到丈夫跟兒子都力挺媳婦,好心好意的麻子反而是被認為做了多餘的事,氣得滿腹委屈的她一個人到公園玩沙,本來還想不回家、用「晚餐制裁」來讓家人知道她的重要性,沒想到李里香煮了螃蟹大餐,香聞四里反而把麻子勾了回去。

嘴巴說不介意太太曾經的職業,沒想到前輩用曾見過李里香在六本木「Show Pub」工作的事實打擊他,優太勃然大怒,爭執下被迫辭去工作,一個人悶悶不樂。

代理的電影「My Family」入圍了大獎,水澤把公司同事帶回家,準備一邊看典禮揭曉,一邊慶祝,逞強的麻子包攬了所有菜色,沒想到丈夫的同事中也暗藏機鋒,李里香發揮公關本色、頻頻勸酒化解了尷尬,麻子卻不小心在媳婦丟棄的包包中發現了一張「福本章介」的名片,把他失蹤的事跟李里香聯想了起來,就在拉扯間打翻了特別準備的香檳、恰在此時大獎同時宣佈別落他家,壞預兆頓時讓麻子成了罪人 ......

放狠話要回娘家的麻子,竟然沒人勸阻她,拾起地上被掃落的「黃玫瑰」,拉著行李來到警局外,她來找吳竹次郎喝咖啡。

CH5,25 年的銀婚

麻子把「福本章介」的名片給吳竹次郎看,最後在對方明目張膽調笑下愴惶逃走,結果只離家出走三個小時,就又拉著行李回到家門口,經歷這個事件,婆媳的言語交鋒在彼此相處時愈演愈烈。她擔心兒子的新工作問題,拜託鄰居得到面試機會,結果無功而返,反而是李里香要優太先去「朋友」四月份即將開幕的餐廳打工一個月,再慢慢思考未來的道路。

吳竹次郎找上李里香,但是李里香說跟福本只是「陪酒女跟客人的關係」,其餘一問三不知,慢慢的李里香的背景在警察的調查中浮現了端倪,原來她 10 年前曾經報過警,母親生前留下的錢全被護士同事騙走!難道李里香是為報復而來?

水澤博行的曖昧情事被同事舉報,他不得不說謊來保全能升職「董事」一職,想快刀斬亂麻的他卻在咖啡廳談判時被早瀨潑了飲料,落得一身狼狽回家。而李里香在整理衣服時,意外發現她丟棄的包包出現在婆婆的房間床下。

介紹去打工的餐廳老闆正是前陣子拿錢給李里香的倉島岳彥,他在有意無意間說了正在尋找餐廳合伙人的意向,燃起優太雄雄企圖心,因為是媳婦介紹的工作,害怕有陷阱的麻子坐立不安,擅自前去裝潢的餐廳探視,才發現老闆正是倉島!苦口婆心反被兒子徹底討厭。事實上優太的確被成為合伙人的機會衝昏了頭,他連麻子、李里香也沒說,就開口向父親借了 300 萬的資金。

結婚 25 周年的銀婚記念日上,首先出現的人竟然是分手情人早瀨!嚇得水澤差點瘋掉,隨後出現的麻子此刻卻無心計較,她告訴丈夫曾經撿到李里香的百萬包包、失蹤男人名片,結果回家檢查時,證物早已消失,她又被媳婦將了一軍 .....

另一方面,李里香被福本的家人認出是昔日「情婦」!而決定主動出擊的李里香親自找上吳竹次郎。 

CH6,

李里香交了一封信給吳竹次郎,聲明是她所知道的一切,信裏說福本章介出手大方,可能是因為盜用公款被發現,所以才會突然消失。為了解決婆媳問題根源,約了麻子假日去「海邊遠足」,

驅車來到無人的海邊懸崖解答了麻子的疑問倉島是以前工作夜店認識的好朋友,就像哥哥一樣,而福本只是客人,被誤認為情婦,只是他家人不甘心的污衊,兩人間並沒有任何肉體關係,為了證明,還把那個百萬包包丟進海裏。她再度重申,跟優太結婚真的只是喜歡他而已,至於為什麼一開始不坦白,「挑刺的話,每個人都有隱瞞的事,媽媽妳也有一、兩個藏在心底的秘密吧!」。

早瀨跟一條的報復又狠又急,逼得水澤不得不立刻歸還廠商的 340 萬的回扣,錢早被挪借給優太,結果家中存款不足,左求右借之下還是窮途無路,最後是偷聽到源由的李里香主動變賣手飾湊足了錢。

即使如此,社長還是要求他辭職負責,知道消息的水澤在房間哭了起來;麻子二話不說趕往公司低頭道歉,社長:「不止是我的信賴,他還辜負了妳的信賴!」,剛走出公司,以為求情失敗的麻子倒了下來,一直觀注事件的早瀨連忙把發燒的她扶回家。

悠悠醒來,當知道丈夫由解雇改成降職,麻子總算鬆了一口氣,李里香:「爸爸的 300 萬是借給了優太,他們說了是男人間的秘密吧,你還是多了解男人這種生物比較好。」,扶著麻子上樓,這次李里香的表現總算讓她相信了一點。

早晨,吳竹次郎再次登門找上李里香:「妳說謊了呢!」 

CH7,

福本章介最後公開出現的地方是奧多摩的旅館,他對旅館的人說跟一名叫「小薰」的人約好見面,而「小薰」正是李里香在夜總會的花名,吳竹再次上門質問,李里香:「我沒約過他,我沒跟他聯絡過。」,在門內偷聽的麻子從樓上跌了下來,但是,這次麻子決定站在媳婦這邊。晚餐時,婆媳融洽相處的情境,反而讓水澤父子都難以適應;李里香發現二年前某本家庭帳本有好幾頁空白,懷疑這正是婆婆隱藏的秘密

只是街坊紛紛爆料,鄰居說優太結婚當天,曾經看見福本一言不發出現在水澤家門前,而美由紀跟婆婆奉上的是另外一擊,通報的結果,讓警察直接跟蹤起李里香一舉一動。

福本的染血手機被找到,裡面存的最後一封簡訊收信人正是「小薰」,超市停車場裏,被跟蹤的李里香打電話給福本,卻被警察當場逮到,不得已說出了婚前的交易內容,原來她答應夜總會的帳單由她負責,來交換從此不再見面的承諾

李里香去餐廳探班,無意間聊天的話,卻傷了優太的心,倉島:「可不容易了!要訓練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加上得知 300 萬資金後來由妻子墊付,他的自信心動搖了!這一天早晨下了雪,優太:「我真的懂妳嗎?比起我,還是倉島先生更了解妳,妳真的喜歡我嗎?為什麼會和我這種人結婚,我不知道啊!」,換來李里香離家出走

怒其不爭,麻子賞了兒子一巴掌:「你這樣也算是丈夫嗎?我可不記得有培養這種男人出來」,立刻出門想追上媳婦,美由紀主動送上圍巾和解,麻子上氣不接下氣,一路跑到車站、大聲呼叫名字,總算找到沮喪的李里香;

麻子:「做為婆婆,我不允許妳擅自離家出走,一有事就出走,妳這媳婦當的不及格,妳想跟優太幸福生活下去吧?你們之間就這麼脆弱?別讓我失望啊!」,不由分說把圍巾套在媳婦脖子上,「就算用繩子綁在妳脖子上,我也要帶妳回去!」,這個舉動讓李里香的心溫暖起來。

本來跟蹤在旁的吳竹收到命令必需立刻回調查總部,不料卻錯過了最關鍵的一幕,失蹤的福本竟然也在現場,而且正觀注著李里香

CH8,玫瑰莖上刺

尾隨這對婆媳,福本章介提前進入廚房,當李里香走進來時,看見的是麻子被綁在椅上,被拿著菜刀威脅。原來福本貪污公款一開始是被上司要求,後來自己反而欲罷不能,對老婆坦白想自首,不料怕被連累的妻子立刻畫清界限,要丈夫乾脆以死負責,福本為了報復妻子,想拉「情婦」一起死,這樣一來就能「給我自尊心很強的老婆蒙羞吧!」,這個莫名其妙的理由氣壞了李里香:「我又沒跟你交往過,你只是我的客人!」

趁美由紀敲門時,麻子用圍巾包著一截帶刺的玫瑰莖送了出去,正摸不著頭緒時,刑警查出它的花語:「不幸中的萬幸」,「在不幸的變故中有幸福降臨」,幸福 ..... 也就是福本在裡面的意思,吳竹立刻請求支援,一個人從後門偷偷潛了進去。

吳竹以自己的故事打動了福本:「拋棄家人真的可以嗎?你希望被老婆重視,希望被家人愛戴,所以才營私舞弊,你想出人頭地,可是發洩在別人身上卻是錯的,我也曾經拋棄了家人,才會這樣說;和我同居的女人懷了孕,可是當時我更想立功,所以我拋棄了她,雖然不曾後悔,直到臨近退休,我調查了她,發現那孩子已結了婚,碰巧女兒嫁入的區裡發生了案子,我裝成調查的樣子去見了她,雖然我打算絕不相認,我到了這年紀才察覺到拋棄家人的沉重,你還來的及!」,福本最後選擇了束手。

受了這次的事件刺激,優太發現自己不能失去李里香,決定小倆口搬出去,沒想到遭到麻子竭力反對。

這天早晨,麻子再次要求李里香能考慮留下來,不惜坦承了自己一直以來不相信媳婦的秘密。她拿了家計薄:「我認定兒媳婦一定會恨我這個婆婆,因為當初我就是這樣,妳問過我這裡為什麼是空白的吧?我婆婆過世的時候  .... 是我殺的。」

PS:李里香竟然是吳竹的女兒。(大驚 )

CH9,殺人者

把存款簿跟印章、離婚申請書跟戒子都留了出來,麻子只說自己殺了婆婆卻不肯道出詳情,嚇得李里香心跳加速,無奈卻找不到人商量。

麻子親手拔光玫瑰園裏的玫瑰來做告別儀式,一個人去警局自首,走到警局前才發現這會讓家庭蒙羞,想跳下天橋自殺時,幸好被吳竹攔住。來接她的人是李理香,這才慢慢說出了她一個人的秘密

婆婆在的時候,麻子一直扮演逆來順受的媳婦,從來只是道歉不抱怨,把心事全藏起來;

二年前的某天,玫瑰園開出了第一朵紅玫瑰,沒想到婆婆諷刺的說這全是兒子的薪水換來的,而且又扯上花粉熱,隨手拿剪刀剪了下來,麻子苦苦忍耐的樣子更加惹惱了婆婆:「正因為你作為妻子的水準太低,所以博行才會出軌!」,用腳踩住麻子的手,「老是擺出一副堅強、可憐兒媳婦的樣子,我就逐漸只能變成惡婆婆是妳自己讓我欺負妳的!」,婆婆突然心臟病發放開了腳,麻子以為又是惡作劇,頭也不回的離開房子,傍晚從小鋼珠店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婆婆已經過世 ......

在警局牢房過了一夜,吳竹說法律上不能判定是殺人,要麻子別撒嬌了,因為「警察不是為了減清妳的負罪感才展開調查的」。

被釋放的麻子決定開始一個人生活,李里香想要全家人一起接婆婆回來,卻被其它人用種種藉口拖延,她氣得一回家把所有的東西都掃入垃圾袋,這種破壞性的舉動,終於把麻子嚇了回來,水澤一家四口面對面溝通,這時水澤博行也說了二年前的秘密,原來當時媽媽疑似用麻子的手機向他求救,但是他因為工作隨手關機 ......吵架愈演愈烈,慢慢變成全武行,引來鄰居跟警察關切 ......

所有的言語矛盾一股腦的爆發,李里香:「請看清楚,這就是媽媽妳建立的家庭,遮掩醜惡、視若無睹,結果就是變成像空殼一樣的家全說出來不就好了嗎?家人又不像手機一樣能關機,我想留在這裡,天翻地覆的話,重新來過不就好了,我也會幫忙的。」

就在狀似互相挑剔、實則包容的立場下,水澤一家跟婆媳關係都有了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