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Fish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日劇] 2013 春季日劇:鴨去京都

開始

上羽鴨 ( 松下奈緒.28 ),東京大學畢業後在財務省主計局任職;

名字取自「鴨川」,是年輕又富有主見的公務員,習慣每天早上跟著電視節目「金爆體操」做運動;

討厭京都的種種做作,因母親去世,被迫重新踏進睽暐十年的出生之地,告別式之後被不懷好意的衣川周平告知母親經營的「上羽屋」還欠銀行貸款 3 億,最簡單的方法是把旅館跟土地賣掉,才能兩平。

在朋友的勸說下,自認財政菁英的她,決定跳下來自己經營,第一波改革是削減日常開支,把插花改成假花、改變女服務員的和服質料減少乾洗費、撤掉「藤原香堂」的薰香、提供 24 小時三明治跟咖哩飯、針對法國觀光客,要員工開始學法語、自行清洗澡堂,還自創吉祥物「韋伯伯爵」。這些改變讓老員工一時難以接受,認為降低了旅館的格調:「旅館的高級與否,不是由我們決定的,而是由客人決定的。

她的改革也觸及了京都旅館女老闆組成的聯合公會 - 「女將組合」的神經,第二波改革是裁員,其中包含在旅館工作 40 幾年的男招待峰岸鼓太郎 ( 笹野高史 飾 ),還有整個廚房改為外配,再度引起各方強烈反彈,最後選擇退出公會。

同學加茂京介 ( 大東駿介 飾 ) 特地介紹「漫遊記雜誌」採訪,以求增加曝光,結果被「女將組合」攔下,幸運的是,原本要出刊的雜誌把上羽屋判定為「改造失敗」,京介:「大幅削減成本很厲害,但是總覺得一些重要的東西 也一起被削減掉了。」

什麼是重要的東西上羽鴨百思不得其解。



衣川周平 ( 椎名桔平 飾 ),企業收購專家,

「布里斯頓渡假酒店」透過「懷斯咨詢公司」想收購「上羽屋」,衣川周平成為最佳操作人選,喜歡京都氣息的他,得知對經營一無所知的上羽鴨準備接手旅館,開始在旁邊推波助瀾,坐等破產好戲上演,這樣一來收購自然水到渠成。

剛得知雜誌報導被取消的上羽鴨氣呼呼的回到旅館,驚見四處空無一人,總招待塩見鞠子 ( 片瀨梨乃 飾  ) 遞上全體員工辭呈:「你不換鞋就踏進了這家旅館,妳認為京都的文化跟旅館的習慣不好,在妳眼中只看到這些,像妳這樣的人不會明白上羽屋的優點,妳不可能帶領上羽屋往好的方向發展。」,還指出網評也不好,重重一擊。

唯一還在的員工峰岸正在插最後一盆花,這才知道鮮花一直沒被換掉,一直都在這裡,「一切都是這樣的,花也好,房間裝飾也好、應季的菜肴也好,所有的一切都只有這麼一丁點作用,這家旅館,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積澱下來的,積澱了 217 年,我知道這跟不上時代了,破壞它很簡單,前任老闆娘卻不願意跟隨潮流,而是繼續這種積澱,我不知道這有沒有價值,但是我認為它有意義。」

被問起是否認為她做錯了,峰岸:「我不知道。只是有一件事,妳說對了,決定這家旅館高級與否,不是由我們,而是客人。」,峰岸隨後也離開,獨留下,喚醒了某些回憶 .....當初她離開京都時,母親的那句:「妳肯定做不來的!」

心得

(1) 椎名桔平竟然完全沒老化!真是保養的太可怕了。
(2) 看到「鴨川」,就立刻想到「鴨川荷爾摩」啊!(抱頭 ),據說第一集把京都人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演得傳神。
(3) 比對上一季的「dinner」,為了減少赤字、增加盈利,也探討過減少食材經費、裁員的方法,這似乎永遠是企業主第一個作為,藉口老是說「想讓全部的人失業,還是選擇犧牲一部份人失業」。

CH2,米糠醬兄弟

改革不被眾人接受,上羽鴨決定賣掉「上羽屋」,回到旅館的她驚訝峰岸還在,正準備跟衣川周平談出售事宜,沒想到頂頭上司、財務省大臣仲代公吉親自到訪,他特地來為前老闆娘上香,並打算住上一晚,「跟以前一樣就好以前的飯菜, 以前那樣的浴池,希望妳用以前那樣的方式招待我。峰岸叔跟紗江認識我,有他們在我就放心了。」

仲代的助理特別要求是清洗浴池,小鴨直接抓了周平當公差,威脅他幫忙。接著看見鬼頭鬼腦的主廚寺石秀 ,原來廚房裏有二甕米糠醬,需要每天翻拌,「從它出生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悉心培育到現在,它就像是我的孩子」,其中一甕是前老闆娘所有,「說起來,它可是妳的兄弟啊!」

主廚答應幫忙,但是用毛筆開出食材清單要考驗上羽鴨;從超級市場買回來的昂貴蔬菜全被打了回票,這才知道上羽屋有指定的京都本地蔬菜供應商,趕去「上彌屋」,卻被老闆冷眼相對,原來之前斷絕來往的仇還被記著,在周平的協助下,只剩下「竹箏」沒到手。( 清單上是『長岡京筍』)

總招待鞠子買了竹箏,想要回旅館幫忙招待,卻被固執的拒絕,不服氣的她透過網路跟快遞,找到最後一樣食材,讓寺石秀答應開工;另一方面,知道消息的員工知道客人是仲代,紛紛回來幫忙。

即使如此,後來快遞來的高價竹箏還是沒被用,因為「即使是同一座山出產的竹箏,也不會有同樣的味道」,小鴨再被打擊。

另一個難題是浴池,鴨這才知道自己當初的決定太魯莽,木制的浴桶上的汗水跟污垢,需要定期用特殊的洗劑清洗,之前被斷絕往來的「桐村屋」想必不樂意幫忙,幸好峰岸特地提前排隊買了「大貫屋」的年輪蛋糕當賠禮,鴨提著蛋糕前去道歉,可是明天排定預約的是「梅垣屋」,而洗劑依照木質不同有獨門配方,每家旅館都不同,不死心的親自用舌頭嘗比例,被桐村嚇斥,無功而返。

明知無用,倔強的鴨還是拖了周平,一起連夜重新清洗浴池。一大早「桐村屋」的人竟然不請自來,讓鴨又驚又喜,桐村:「這個浴桶是金松做的,屬於杉樹中最上品,要持久就必須花最多工夫保養,能堅持 30 年,經年累月,在加深內涵時,價值也不斷提升,但是想要留存費錢又費力。」,

鴨:「我還是無法了解我媽的執著,不過,我很想在這個浴池泡澡。」,徹底清潔過的浴池也再度博得財務大臣歡心,臨別前還一起玩起了「花牌」,財務大臣這才帶著滿足離開。

在「不動產買賣契約書」上簽完名,正要蓋章時,隨手吃了一口寺石秀送過來的醃小黃瓜,突然淚流滿面,「我決定還是不賣上羽屋了。」

PS:難道「上羽屋」只有一間浴池?

CH3,

小鴨交代旅館不接客人,沒想到峰岸擅自作主、接下二波客人,一是安永夫人,二是大場母女兩人。本來就缺人的情況下,峰岸還閃腰,而老員工們要求小鴨低頭道歉,否則不願回來幫忙,上羽鴨自栩曾經在快餐店當過三個月的服務員,所以決定自己充當女招待。

聽到回答的鞠子滿頭黑線,只是為了熟稔的貴客安永夫人,她決定單獨為她服務。

看來簡單的女招待還是有門檻的,小鴨頻頻出錯,讓偷偷溜回來的員工紛紛表示看不下去,最後決定幫忙到客人離開為止,鞠子:「大家都是牢記上百條規定跟禮節之後,才有資格站到客人面前的,妳只看到了女招待的表象,像妳這樣的人,沒有資格成為女招待!」。

自從進到上羽屋,小女孩大場弓香 ( 美山加戀 飾 ) 就表現的很不耐煩,以出去找朋友為由離開,可是她的母親大場夏美卻說女兒在京都沒有朋友,結果晚餐沒吃就就出去找女兒,惹來一陣雞飛狗跳。

住在有「圓翠」畫軸房間的安永夫人半夜心痛,附近的巷弄又塞車,剛好看到轉行當車夫的矢澤響一在外面,還硬找了京介幫忙,親自在前面拉車的小鴨成功接回了一位胖醫生急救,回來時雙腳已泥濘不堪,急救成功。這才知道鞠子是安永夫人無緣的兒媳婦,所以每年都固定回來找她聊天。

在外留連的弓香被警察帶了回來,任性依舊:「我不想呆在這裡,我討厭這家旅館!」,得來的是一巴掌,「如果沒有這家旅館,妳可能就不會來到這世上!」,

14 年前夏美離預產期還有一個半月,沒想到進住的當晚突然陣痛,附近的道路塞車,救護車進不來,當時的女將上羽薰奮不顧身把接生婆一路背回來,踩得雙腳泥濘,以自己為例,握住她的手說自己因為照顧旅館,所以疏忽了女兒,導致女兒常不聽話,但是如果沒有那個孩子,她是堅持不下來的,「雖然現在痛苦,這孩子將來會是妳的心頭肉!」,陪夏美熬到早上,孩子總算順利出生。

弓香的家境並不富裕,所以她一直氣母親帶她來住這麼高級的旅館,這時才知道「上羽屋」跟她有這麼深的淵源,還自動過來拜祭上羽薰。隔天道別時,弓香:「我還會再來住的,住在我出生的房間裏,下次是我帶媽媽來!」

決定辭去公務員,專心致力於旅館,小鴨首先低頭向員工道歉,加上鞠子知道小鴨昨夜為客人的付出,換得眾人回歸。只是即使是老闆娘,也要從擦灰塵、打掃開始學起 ..... 

CH5,為了見妳

衣川周平當上「上羽屋」的大堂經理,他的專業剛好補上小鴨目前最缺乏的部份,但也幾乎把老闆娘的事全都搶光,幾乎是架空了小鴨的權力,讓她忿忿不平,卻又一時無可奈何。閒聊間,衣川還背後調侃小鴨:「老闆娘就是擺設,簡直跟蓋飯裏的豌豆一樣,可有可無的。

照例一集來二組客人,第一組是「思莉公司」的社長夫婦,第二組是在財務省工作的石黒哲也,哲也是小鴨的現任男友,他這次是為了求婚,因為即將被調去華盛頓,所以亮出鑽戒,要小鴨做個決定。

思莉社長夫人望月幸子 ( 高岡早紀 飾 ) 就顯得非常難搞,她並不欣賞上羽屋的佈置,一進門就嫌東嫌西,對小鴨說「如果要給你們旅館打分數,最多就 30 分!」,要求撒下舊掛軸、晚餐要換成「花椒烤六線魚」、換插花、要法國嵐頌香檳、水果茶、要按摩師伺候、要特殊比例的香精油,一連串要求,讓小鴨當場臉上變色,只是被鞠子:「顧客永遠是對的」壓下脾氣來。

預約好的按摩師落荒而逃,原來幸子是黑名單上的客戶,她乾脆要小鴨幫她按摩,還一邊指點她的不是,一邊細數自己的豐功偉業,原來她結婚前是有名的按摩師,許多顧客都是衝著她上門,幸子回頭問小鴨:「有顧客是衝著妳來的嗎?」,打臉行為卻讓小鴨完全回答不上來。

找渣專門戶幸子的結婚紅寶石戒子不見,要求上羽屋給出交待,無奈動員全部的人還是找不到,在「梅垣屋」梅垣鈴風的要求下找來警察,才發現戒子落在幸子自己的手提袋,場面一時尷尬起來,為了讓客人有台階下,鞠子挺身而出:「是我把望月太太的戒子收到包裏的,我一時忘記了,實在對不起。」,其實鞠子昨天根本沒上班。

社長望月啟志一回來就要求老闆娘跟經理道歉,就在眾人覺得老闆娘不會拋下高傲的自尊時,小鴨想到母親對她說過的話,她決心不再逃避,竟然真的當場下跪,跌破全部人的眼鏡,上羽屋的員工頓時覺得不長進的小鴨改變了!

梅垣:「那孩子第一次萌生了真正的尊嚴,老闆娘的尊嚴、作為專業服務業的尊嚴,這份尊嚴感終於萌生了。」

小鴨的道歉還有一個副作用,幸子決定不再忍讓丈夫一再的出軌跟謊言,幸子:「在這我意識到了,對我最重要的事,我們離婚吧!」

次早,小鴨戴著韋伯的頭來開會,面具下傳來陣陣哽咽,她拒絕了哲也的求婚,決心在京都經營出屬於自己味道的旅館。

晚上在餐廳跟衣川、京介聊天時,突然傳來一封簡訊,正是幸子所為,「開始妳對客人的話表現出反感,我覺得妳缺乏專業素養,但是妳在改變自己,努力成為專業人士,看到妳,我在想,我也必須改變了,我要以自己的步伐前進,謝謝妳推了一把,我還會去住的,為了見妳!」 

CH6,失敗上等

上羽屋傳來二個小孩的嘻鬧聲,讓員工感到不適,鴨說現在的上羽屋沒資格挑選客人,所以採取「來者不拒」的政策,沒想到接著進門的是一位戴著口罩的鬼祟客人,來人留名「山田太郎」更加可疑!加上附近的古董店遭竊,全旅館都不禁疑神疑鬼起來,一發現山田無故消失,立刻發動員工找人,結果他跟峰岸在某個房間賞畫。

這讓總招待大怒,指責鴨一開始就不該讓可疑的客人入住,而既然入住就是客人,怎麼可以懷疑客人?鞠子:「妳只是表面上做著老闆娘,絲毫沒有理解這份工作的內涵!妳太浮躁了!

小鴨正反省時,那二個小孩主動把漫畫借她看,裡面說了一個道理:「成功為失敗之母,失敗之後才能變得更強,更強之後才能去更遠的地方冒險!」。小孩的母親特地過來感謝:「年輕時我就夢想能來上羽屋住一次,謝謝妳接受我的預訂。」

一位穿著深色西裝的男人拿著照片過來找人,嚇得員工雞飛狗跳,原來他是漫畫雜誌「少年 Dash」的編輯久保正臣,照片中的「山田太郎」就是暢銷漫畫「太郎的冒險」的作者姬野隆一郎!他逃避了最終結局的交稿,一個人來到 30 多年前跟父親來過的「上羽屋」,他曾在這裡遇見了第一個讀者

姬野穿著「韋伯伯爵」的衣服被帶到「東山青年會」,這裡正爭執是要「傳統」還是「創新」,小鴨:「根是一樣的吧!就是希望愉悅他人的這份心意,不是為了傳統,也不是為了父母,失敗上等,才能愈變愈強,像我每天都在不停失敗,能察覺到很多以前忽略的事情,現在的創新將來也會變成傳統不是嗎?就由我們來創造傳統。」,讓躲在角落的姬野心有戚戚焉,脫下面具,一個人先回上羽屋趕稿,在眾人的協助下在期限內完成了稿件。

鞠子說姬野的父親打擊他畫漫畫,說不定跟前任老闆娘一樣:「對全心全意相信的人,總是故意打擊,因為只有溫柔是無法讓人使出全力的」,讓站在旁邊的鴨又是一番感觸。( 這個道理,好像是一直說打擊你是為了你好,到底是怎樣的扭曲心理啊?)

PS:我覺得鴨子快被以前所看不起的京都同化、馴服了,這真的是好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