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劇] 2013 夏季日劇:麵包和湯和貓咪好天氣 ( 完 )

開始

亞紀子 ( 小林聰美 飾 ) 是出版社的編輯,這天突然傳來母親的消息,連忙趕去醫院見最後一面。母親經營 40 年的餐廳不得不貼出停止營業的告示。

還沒想清楚餐廳如何處理,某天晚上下班回來,發現門口來了一隻貓,順手把它抱進家門。

對門的老婆婆:「都進家門了,必須養!快點給它取個名字吧!」,因為自己的工作不適合養貓,讓亞紀子非常猶豫....

公司想調亞紀子去「會計部」當副部長,「我們只能服從公司的命令」,但是對她來說如果不做編輯,在這裡工作就失去意義,幾經思考,她決定離開。

把貓咪取名「太郎」,家裡從此多了一隻宅貓跟她一起吃飯、一起生活,想到作家朋友的建議,她決心開一家屬於自己的簡單食堂,只賣拿手的麵包跟湯,於是裝潢開始了。

店員的面試一波三折,最終找到了身材骨架高大的志摩 ( 伽奈 飾 ) 幫忙,開始了營業的第一天:「菜單很簡單,做自己能做的事開始,開一家自己想開的店,這就是我現在的決心」。

心得:留白非常多的日劇,簡直有點像風景片獨白了。

CH2,櫻草花

小食堂預計從中午經營到下午,不賣咖啡也不賣茶,菜單非常樸素,上面只提供三明治跟湯,三明治有二種口味,麵包則有三種可以搭配,換句話說,總共六種組合,其中湯跟三明治會常常替換。( 麵包應該是直接外購 ,三明治的內餡跟湯則是現做 )

第一天開張,生意就不錯,花店的山田還特地繞過來試吃,得到他一個大愛心。

還是一個人吃晚餐,累了就躺在沙發上睡覺,旁邊多了「太郎」陪伴,亞紀子:「人在悲傷時哭泣,開心時喜悅,脆弱時相互依靠,有時也會突然想一個人,在日落、四周靜下來時,什麼都不想,就這樣昏昏沉的睡去。」

對門的老婆婆拉她出來看食堂外的盆栽,上面冒出了一株鮮花,老婆婆說它有毒,想要亞紀子把花除掉,志摩:「這是櫻草花的一種,但並不是每一個碰到的人都會紅腫,只有過敏體質的人才會」,志摩建議再觀察一陣子,不要輕易把她摘除,「畢竟它開得正精神呢!」

這天,一位陌生婦女過來找「加代」,她是亞紀子母親以前的同事,這才知道加代已經逝世了,聊完天後又去花店買花過來。幾天過後,她特別過來上香,言談間說起了亞紀子的身世,加代當初是說要結婚才辭職的,喜歡的是一位已婚的和尚,現在寺院已交給了兒子管理:「不一定,是妳的弟弟!」,還把他寺院的地址抄了過來。

亞紀子問媽媽是個怎樣的人?「直爽、愛憎分明,所以很容易讓人誤解,其實是個很好的人,有次我在店裡出錯,躲在休息室失落時,加代拿著自己做的便當,對我說,一起吃吧!那個炸竹莢魚真好吃,我一直記著 .....」,當晚亞紀子特別炸了竹莢魚上供。

一大早,正掃地的老婆婆就很不客氣:「那個花,你們打算放任不管嗎?真是搞不懂年輕人在想什麼!」,剛到店門口就被責問,志摩:「我已經不年輕了,29 歲了。」 老婆婆:「還小的很,還是孩子,還是小嫩鳥!」,毒舌堵的志摩一時無話可說。後來志摩告訴亞紀子,決定把花帶回家算了。

CH3,

「Sandwich」小食堂的生意很好,日復一日的經營讓亞紀子有了自己的領悟:「這地方就只是為了讓人們,開心吃到美味的食物而存在的」,只要準備的食材用完就會提早打洋,因為這一點還被「Happy」咖啡廳的老婆婆勸告不要太懶散,只是亞紀子有自己的想法。

公休日,亞紀子跟志摩去棒球練習場揮捧,一起吃午餐時談起了彼此的事,原來志摩還有一個雙胞胎弟弟,而亞紀子之所以會煮菜,是因為吃膩了每天母親經營的餐廳剩菜,所以很小就開始自己學習動手。

心血來潮的亞紀子搭電車,繞路前往上次提到的「寺院」,途中看見一間房子前面放滿了盆栽,忍不住佇足欣賞,剛好主人出來澆水,說起了因由:「因為不停有人拿過來!鄰居們養不活就會拿過來,也有一些人悄悄放在這裡,不過養活以後也有很多人拿走,妳也拿一盆吧!」,臨走前,屋主好心要送一盆花給她,亞紀子情有獨鍾選中「櫻草花」。

寺院裏一片青翠的欣欣向榮,亞紀子被住持請進去喝茶,兩人面對「能讓人放鬆的庭院」只是閒聊,亞紀子從頭到尾都沒提及身世問題;回家途中,經營雜貨店的須田叫住了她:「偶爾一起去吃頓飯吧」,兩人一起用晚餐,餐桌上說起了加代的事,別人眼中的母親讓她對自己的母親有了更深的認識。

客人百百樣,有執意把是農藥種植的菜挑出來、不給孩子吃的母親,還有整支棒球隊小學生包場的情況,這天,老婆婆看見人手不足的囧況,還出借了小雪過來幫忙,也才意外得知小雪有從「Happy」辭職的打算。

晚上,亞紀子請志摩去酒吧喝酒,志摩說起小時候暑假去外婆家的往事,外婆總是摸著姐弟的頭說:「要變得聰明、變得溫柔、變得果斷」,小時候並不真懂裡面的含意,直到三年前外婆過世,她才慢慢回想起這段「咒語」,這正是外婆對他們的期望,只是明白以後,外婆已經不在了。

回到家中二樓,奇怪的是到處找不到「太郎」,難道宅貓逃亡了?

Final,

志摩腳摔傷,Sanwich 因此掛出「臨時休業」的牌子,結果被老婆婆吐槽:「妳不是說一個人也要營業嗎?

趁休息時又去了寺院拜訪,兩人就像熟悉的老友一樣,在庭院前喝咖啡、吃點心、看風景、說心事,原來住持年輕時是個不良少年,完全沒想到要繼承父親衣缽,但是時間慢慢改變了許多人事,轉眼之間他已經在這裡 10 年了,說著說著一隻黃貓跑過來亞紀背後,住持笑著說本寺人跟貓來去自由

敬重的作家朋友悄悄的出現店裏,讓亞紀又驚又喜,後來寫信稱讚不但食物好吃,也發現顧客都非常開心,她期許亞紀要做一個嶄新的自己。客人來來去去,還跨越了一位孕婦的生產期,一開始是大肚子,後來帶著剛出生的小嬰兒散步過來,還有一家三代祖孫過來用餐,快樂拍照的模樣。連住持也帶著庭院摘來的一束花,過來造訪 Sandwich。

唯一遺憾的大概只有「太郎」不見了,偶然間跟鄰居四個人圍在一起吃晚餐,亞紀:「肯定跟小雪一樣,一定找到了新的住處」,在旅途中在努力嘗試在尋找自我,也許厭倦了就會突然回來。

亞紀回信給作家,「在媽媽生活過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這段期間,我察覺到是我一直將自己束縛住了,我今後要做一名不良學生,我發現變自由後,與他人的時間才真正開始,今後我會按照自己所想、所愛的方式繼繼經營這家店,請一定要再次光臨遲來的不良學生所開的小店,妳一定會發現它有所改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