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劇] 2013 夏季日劇:Woman ( CH5 - CH8 )

CH5,我不能死

二家子在公園燒烤,結束後整理餐具,沒想到由季搶先開口:「我離婚了,他出軌了,我沒哭哦」,眼淚明明溢了出來,「我本來就滿頭大汗的」,小春連忙安慰她,自己生病的事暫時說不出來。

望海不小心踩斷一支黃色的「大麗花」,小春乾脆把它摘回家,望海一邊走還一邊天真的問:「花會治好嗎?」。在路邊遇見了大哭的舜祐,發現小孩是肚子疼想上大號,看著砂川良祐上急下跳的樣子,小春乾脆把小孩帶回家照顧,只是舜祐上完大號:「我要媽媽」。

為了不讓小孩知道生病的事,小春把藥用紙袋包著、放到高處,沒想到後來還是掉了下來,嚇得她連忙把藥包搶走,假借丟垃圾的名義把藥丟掉。冷氣機送來,卻因為牆壁強度不夠無法安裝,只得原裝返回,讓青柳一家白歡喜一場。

這天,小春沒按時去醫院留診,良祐再度把舜祐借放在小春家,砂川藍子終於現身趕過來看兒子,順便責問小春為什麼沒去醫院。藍子:「要是妳那天住院了...」,小春:「我不會住院的!我要跟孩子們在一起,我會跟他們在一起!」

這天小春一共收到了兩盒「蛋糕捲」當謝禮。想把其中一盒送去植杉家,沒想到紗千植杉栞明明看見了她,卻又偏偏無視了她,當然也無視了她的好意,讓小春倍感受傷。

插在花瓶裏的大麗花一天一天枯萎,晚餐時小春突然無預警暈倒,只得假裝游泳,才騙過敏感的望海。望海趁小陸睡著時,一邊幫忙摺衣服,一邊安慰媽媽:「媽媽難過嗎?不用忍著的,不要忍著啦!難過的時候一起說說話,互相安慰吧!」,等望海也睡著時,小春才一個人躲在角落啜泣,她終於正視自己真的生病,隨著時間過去慢慢變得虛弱的事實。

把孩子交給由季照顧,從洗衣店打完工出來,小春立刻直奔醫院找負責的醫生澤村友吾,傾訴了自己的不安:刷牙流血、淤青、暈倒 .... 「我不能死,不可以,我不可以死」,說明自己的處境,丈夫已經因意外亡故,有二個未成年的孩子,「我不能丟下他們兩個,我必須活著,他們是我必須守護的生命」。

帶她進診療室,澤村:「請不要忘記這份掛念,只要有妳對孩子們的這份心情,病就能治好,我會全力醫治妳的,請做好心理準備,不是做好死的準備,而是活下去的準備!」

心得:細節很瑣碎。

CH6,三萬分鐘

醫生告訴小春,她唯一活下來的機會是找到能匹配的骨髓:「無論是多麼厭惡憎恨的對象,配對成功了就是希望,就跟妳無論多愛對方,配對失敗了就救人無望一樣,青柳小姐妳答應過我的吧?要為孩子們活下去,做好活下去的準備,就是這個意思吧」,只是以後病發,小孩就一定需要別人幫忙照顧,唯一的方法是 ...

上植杉家,小春以沒錢繼續付公寓更新費為由、請求住在這裡、租她一個房間,不管紗千的話怎麼刁難,小春咬著牙、厚著臉皮就是不走,最後植杉栞強行介入留下了小春一家,條件是青柳信的任何東西都不能進門,包含照片。健太郎還把四年前青柳信遺下的黃色圍巾交給小春,上面的紙袋寫著「長兵衛客棧」,本來無心探查,卻在由季的好奇促使下,打電話詢問。

雖然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植杉家跟青柳家卻是分開吃飯,因為一直住在公寓,望海第一次住在有庭院的房子,睡前問:「這個家有院子呢!我要是太喜歡這個院子的話,下次搬家不就會捨不得嗎?所以,剛剛猶豫了一下,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喜歡」,小春心疼不已,握住她的手,說應該不會太快搬走,「那我就喜歡好了!

健太郎把兩個小孩到河邊玩,自己卻在草地上睡覺,植杉栞站在高處遠遠望著,直到望海想撿掉下去的帽子,看見危險的她才立刻抓住望海的手、現身幫忙。

小春在廚房煮東西時再度昏倒,假稱貧血休息,紗千特別煮了粥過來,看見好強的女兒柔弱入睡模樣,忍不住想摸她額頭,卻驚醒了小春、打翻了粥,看紗千忙著收拾的樣子,小春:「我要吃,妳為我做的吧,我要吃,完全 OK」,不介意的吃了起來。

紗千第一次為送梨子導致青柳信死亡道歉,話題一轉,紗千:「我沒想妳原諒我,我會背負一生的,比起母親拋棄自己的女兒,那些都是小事,不能成為原諒的理由」,默默轉身過去。小春明白,雖然兩人是母女,但是已經都無法把對方當成最重要的人看待了。

接到「長兵衛客棧」的電話,對方說青柳信留了一封信給她,於是帶著兩個孩子搭電車前往「猿橋」,看見窗外青山,知道父親在山邊長大,望海說她有點害羞:「好像跟爸爸一起去旅行一樣」,小春情不自禁微笑起來。

CH7,幸福的心

小春三人來到「長兵衛客棧」,拿到了青柳信忘記拿走的一封長信,裡面訴說自己的身世跟當時的心情。

四年前的夏天,青柳信回到故鄉「大菩薩岳」山下的「小菅村」。他直到 15歲才離開村子,猜想母親因為「東京有更重要的人」,所以 8 歲到 10 歲時把他留在這裡一個人生活,只有按月寄一封錢過來,青柳信假裝有大人照顧,自己剪頭髮,自己打理自己,只是後來錢停掉了,生活開始發生困難,那時是郵差宮前救了他。

這次他回來,就是為了探望宮前,跟那個曾經拋棄自己的「阿媽」。在快餐店工作的母親生活並不如意,一回家就喝酒,整個人攤在榻榻米上,「川島直美,你認識嗎?演出啤酒廣告那個,跟我同齡,她上電視的時候,我生下了你,一邊收拾你拉在褲子上的屎尿時,一直在想,為什麼上電視不是我?」,聽完母親的抱怨,青柳信報告完自己結婚的事,拿走了吊在房間的圍巾,「遵守跟阿媽的約定,我很高興,因為我喜歡阿媽,阿媽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別人說我不幸,對我而言那只是現實而已。阿媽,謝謝,我很好。」

回到「長兵衛客棧」後,青柳信心有所感寫了信,他覺得一定要讓小春能跟她媽媽和好才行,於是搭了巴士離開後就直赴植杉家。小春讀完了信,連忙打電話回去問當時的晚餐菜色,難得的是,紗千竟然也記得一清二楚。

晚餐時,姊妹兩人相對,看完信的植杉栞終於忍不住說出了當天的真相,「我想跟姐姐好好相處,邊哭邊想,原來是這樣啊,我在反省,我很痛苦,必須要好好說出來,那天 .....」,小春靠在桌子上無聲痛泣「對不起,是媽媽把我養成這樣子的!」,

拼命一陣扭打,把飯菜全撥落在地,經過房間,看見這一幕的望海,一時不知所措。

CH8,廟會

「植杉夫人,妳一直知道的嗎?」,植杉紗千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希望小春不要怪另一個女兒,甚至不惜抱著轉身欲離的小春乞求,希望自己一個人能把全部的罪承擔下來。洗衣廠裏,小春終於把生病的消息告訴由季,由季爽快答應幫忙照顧小孩,小春在天台立誓:「我一定會痊癒的!

在飯店工作完的紗千,下班時遇見了植杉栞以前的同學,從她口中得知女兒在學校的艱難處境;另一方面,兒子舜祐被妻子無預警從托兒所接走,讓剛開始適應如何照顧好兒子的砂川良祐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廟會由望海小陸從抬童子轎揭開序幕,不管是新浴衣、新木屐,還是棉花糖、蘋果糖,都讓兩人嚐到從沒有過的快樂,還一直問「明年也可以這樣嗎?」。

到了傍晚,植杉栞悄悄通知健太郎自己要離開,簡單收拾完行李,只留下一張紙條「剩下的都是垃圾,請扔掉吧」,收攤回家的紗千看到紙條,整個人陷入麻木,而小春卻選了最不恰當的時機說明病情。

根本不確定聽清楚什麼,紗千呆滯的走進浴室,低頭拿蓮蓬頭清洗木頭浴缸,看見小春站在門口,突然咆哮:「明明是我把梨給他的,是我的錯,妳怎麼在這裡?我問妳,小栞都不在了,妳為什麼還在這裡?去啊!去啊!殺了她,殺了她可以嗎?妳能原諒我嗎?」

冷靜取下她緊握的蓮蓬頭,擦乾水跡,小春顯得慢條斯理:「不用讓我原諒,也不用去死,那個都不用,我那也不去」,紗千忍不住抱著女兒痛哭,卻被慢慢推開:「我是望海跟小陸的母親,只想在他們長大以前、一直生活在一起的母親,我們只能住在這裡,拜託了」,小春低頭鞠躬離開。紗千:「我又被女兒拋棄了。」

一大早洗衣服,紗千看見遺留的名片,這才想起昨天的對話,來到「都立涉谷醫院」找澤村醫生,終於明白小春面對的是怎樣殘酷的現實。離開醫院,一個人懷著複雜無比的心情在街道上走著,愈想愈不安,連忙收起洋傘,由走路改成小跑步,偷偷來到洗衣廠看小春工作的樣子。

離家出走的植杉栞正開心吃飯,朋友問她心情不錯的原因:「因為總算逃出來了」,發生了什麼事?「我忘了。」

心得田中裕子好強!她的演技超強!這一集看完不哭的人,真的可以歸類為冷血動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