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劇] 2013 夏季日劇:無名毒 ( CH5 - CH11 終 )

CH5,

28 年前的八月,酗酒又有家暴前科的父親找上野瀨祐子,在一陣父女扭打中、他的頭撞到桌角而死,正不知所措時,梶田信夫剛好過來拜訪,他深深能體會祐子無奈的處境,為了救她,跟妻子把屍體運上山掩埋,當時把四歲的聰美暫時託付給她照顧,但是心思混亂的祐子根本沒心情,才造成「被綁架」的錯覺,接著二人就都從「友野玩具」辭職。

梶田出意外當天,他找上祐子,是要邀請對方參加聰美的婚禮,沒想到卻在公寓外的馬路被單車撞擊而死,純粹是意外;沒多久警察卯月就打電話通知,肇事的學生已經來警局自首,梶田事件至此告了一段落。

那是誰打威脅電話的呢?杉村在「水津町歷史紀念館」守候,看見了答案,梨子跟濱田利和牽著手同時出現,威脅電話是梨子為了拆散姐姐的婚姻而說的謊言。在這兩人面前,杉村親自體驗到了毒舌攻擊,真相從來都沒想像中那麼美好

「睡蓮」咖啡廳裏,杉村為聰美說明了 28 年前的事件,後來話題慢慢轉到婚事上,沒想到知道真相的聰美,並不想拆穿這層謊言,「不知道的話,就跟沒發生過一樣吧?」,因為一旦揭穿,她不但會失去未婚夫,還有可能失去唯一的親人,杉村:「為什麼不對自己好一點呢?和那個腳踏兩條船的男人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氣得奪門而出。

聰美回到家中,做下決定:「不結婚了!妳想怎樣就怎樣吧!」,梨子:「我可沒覺得是我輸了」,妹妹的回答讓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的聰美又好氣又好笑,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回應。

廣報室裏,因為椎名遙即將去美國波士頓留學,於是公開徵人填補空缺,意外的是竟然有 88 個人前來應徵,精挑細選出了原田泉,完全沒料到,她即將造成一股風暴,把杉村一家捲入其中。

心得

(1)這一集台詞的矯情程度頗高,都被我刪掉了。

(2)主角杉村真是一個性格非常優秀的人 ( EQ很高),面對別人說他是小白臉、靠妻子過著豪華的生活,他卻完全沒為自己辯解一句,而且連事後也不予反擊,明明可以反駁對方的,卻全都承受了下來;也許是不必跟外人解釋吧,自己的幸福自己知道,何必管路人的口舌、辱罵。

CH6,

原田泉打敗另外 87 名應徵者,進入今多集團廣報室當編輯助理,聲稱有編輯經驗的她卻屢屢出錯,因此常常被責罵,接著不斷的早退。這天,她被同事手島盯上,沒想到引來劇烈反彈,她不計形象、歇斯底里的狂聲叫罵讓所有人同時傻眼。

後來原田連續曠職一個星期,主編園田瑛子打電話通知她辭職,結果引來報復,她闖入辦公室質問理由、表現的就像瘋子一樣,打傷了主編的頭。

一封投訴黑函寄給了會長今多嘉親,裡面控訴廣報室眾人對她不公對待,不但百般欺凌、甚至還有性騷擾,秘書轉達意見,要求杉村快速穩妥並且嚴肅的處理」。迫不得已硬著頭皮找上原田履歷上的前公司「Hard Act」詢問底細,才知道她不但假造履歷,連學經歷也是假的,甚至還同樣污蔑老闆對她性騷擾,根本是慣犯,最後找了偵探北見一郎調查、進行反威脅,才讓事件平息。

杉村找上北見詢問意見,北見建議兩方坐下來開誠佈公的談判,而且一定要找一個白天、人多的公共場合才行。正要離開時,發現一個女孩在附近的秋千上昏倒,連忙送醫急救,好不容易等來女孩的母親古屋曉子 ( 真矢美紀 飾 ),交換了名片才放心回家。

沒隔幾天,古屋曉子找上杉村致謝,她說女兒美知香 ( 杉咲花 飾 ) 是因為進食障礙才會突然昏倒,接著問起女兒為何會出現在北見家?可惜杉村此時也不了解原因。

最近發生了轟動社會的「連續無差別殺人案」,67 歲的古屋明俊在溜狗途中,因為喝了便利商店的烏龍茶,結果半路死於氰酸鉀中毒,成為第四個受害人。

「睡蓮」咖啡廳的老闆把古屋曉子認了出來,她正是其中的重要關係人,古屋曉子:「警察懷疑是我殺死了父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杉村當場聽得冷汗直流。人心之毒、藥物之毒,兩條平行線有了正式交集。

CH7,

原田泉就像伺機而動的毒蛇,不但故意打電話又立刻掛掉,還連續爽約,讓苦等三次的杉村忍無可忍,決定把案件移交給公司法務部處理。美知香過來找杉村幫忙,沒想到被原田泉拍照,以「女高中生、買春」的名義送到今多集團會長室,渾然滿溢的惡意

今多嘉親:「你們都太善良了,所以才會被小看!這次是個很好的教訓。」

古屋曉子每天被警察叫去問話,著實讓她煩上加煩,警察認為她跟父親生前有爭執,所以脫不了嫌疑,事實上曉子對父親的交往對象的確有意見,她認為奈良和子只是為了「遺產」才跟父親交往,強烈質疑她的動機,還不斷攻擊她沒在工作的事實。

曉子:「拼命找的話,總能找到工作吧?」
奈良:「找工作沒那麼容易,想必曉子小姐是無法理解的吧?
曉子:「要把遺產留給認識不久的人,不是很奇怪嗎?」「那妳不會繼承遺產?還是妳想繼承?」

沒多久,在飲料下毒的少年嫌犯自首,本該讓人鬆一口氣,沒想到他只承認第一、第三件投毒案,換句話說,古屋明俊的死仍是無解,反而讓曉子留在警局被盤查的時間拉長。

「睡蓮」裏,美知香說出心中的困惑:「外公的遺囑不見了,我 ... 懷疑是媽媽殺死了外公。」

CH8,毒

美知香懷疑母親曉子下毒是有原因的,因為出事的 LaLaParsley 便利商店店長萩原弘曾經是母親的戀人。為了得到進一步的情報,杉村找上最近聲名鵲起的專欄作家秋山省吾,他的交換條件是幫表妹五味淵真由美在今多集團找一個工作安身,這才說出了另一個關鍵情報,曉子在出事當天曾經去過 LaLaParsley,這也是她上警方嫌疑名單的重要原因之一。

回到廣報室,才知道椎名遙因為留學款項被全騙走,根本沒去美國 Boston ,所以請求回鍋,五味淵因為強大的背景,也同時被主編留了下來當助理。 LaLaParsley 已經臨時停業,讓想找店長的杉村撲了空,這才知道萩原弘是被父親強迫留下來當店長的,如今歇業正好趁了他的意,但是這似乎無法成為投毒的動機?

杉村去醫院探望北見,原來北見口中「原田泉是普通人」的意思,他說現世「普通」的定義已經降低了,「從小,她就總是生氣,從那時候起,她就沒有成長吧。」

曉子聽從杉村的勸告,面對面對女兒保證自己不是兇手,她之所以討厭奈良和子別有原因,還說了外婆還在世的秘密,用真心解開了母女隔閡。

隔天,美知香再度上門找杉村說心事,只是剛喝完咖啡就昏倒,同樣暈眩的杉村掙扎開門,這才發現會議室外一片東倒西歪,廣報室內竟然沒一人倖免,而下毒的紅衣女子正在馬路上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

CH9,謊言迷宮

廣報室的咖啡裏被下了「安眠藥」,結果六人送醫,還上了新聞版面,從冰箱的礦泉水瓶查出了原田泉的指紋,證明了犯人就是她。

杉村再度找上秋山省吾問情報,這才知道奈良和子有前科的過去;她以前長期遭受家暴,忍無可忍之下用刀捅了前夫,但是她後來被發現另有「情人」,加上前夫保險受益人是她,所以鄰居路人稱為「惡女毒婦」。

原田泉的父親上門致歉,說女兒從小就是問題兒童,不但常常發怒、還喜歡說謊,自己一家子就是因此舉家逃到札幌,最嚴重的事件是她在哥哥的婚禮上宣佈從小就被他性侵,導致婚禮取消,最後新娘還因此自殺。廣報室眾人連連驚呼可怕,主編園田卻冷不防說了一個假想,她懷疑原田泉從小被侵犯的事是真的,才導致一連串失控行為:「這樣不就能解釋她為什麼不安了嗎?

警方把焦點改放在奈良身上,讓曉子得以喘息,跟女兒一起從飯店搬回家,奇怪的是在信箱發現一張紙條:「對不起」;美知香去溜狗時,被「小白」引去奈良的公寓,奈良親切的帶她上樓聊天:「太好了,能跟妳見面」,但是當美知香問能再來嗎?她的動作突然停了幾拍,委婉拒絕:「我可能要搬家了。」

美知香再次溜狗到奈良公寓附近時,突然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原來奈良從頂樓跳下,意圖自殺。後來警方在房間發現一封遺書,還在包包裏找到 2g 的氰酸鉀。

PS:字幕組把「氰酸鉀」翻譯為「氰化鉀」應該是錯誤的,兩者不同。 

CH10,

奈良從頂樓跳下自殺,送醫不治死亡,只是美知香從心底不相信她是兇手,因此跟母親吵完一架就離家出走,後來杉村乾脆連人帶狗接到家裡、過了一夜。

曉子一直對那張「對不起」的紙條耿耿於懷,一開始以為是奈良寫的,可是筆跡不對,杉村猜想會不會是 LaLaParsley 便利商店的員工外立研治寫的,接連拜訪萩原弘跟他的父親,才慢慢了解了研治的底細。

「外立印刷廠」的倒閉導致雙親逃跑、失蹤,留下的工廠空地偏偏又堅持不能賣,最後只有身體不好的研治一個人獨力照顧重病的奶奶。

被妻子倒皮包、找東西的行為觸動,杉村認為奈良皮包裏放的毒藥,搞不好也只是別人嫁禍而已。

看過研治寫的紙條,心中的懷疑指針慢慢轉向了他,伙同秋山省吾找上研治,看似完全沒動機的他卻直接承認:「是我殺的!

被通緝的原田泉打電話給杉村,她嫉妒杉村現在擁有的幸福,捧著紅色玫瑰的她正一步一步走在毀滅之路。 

CH11,

外立研治坦承自己是第四件投毒案兇手,他因為長期要照顧久臥病床的奶奶,對未來的人生感到絕望,他本來是想從網路上買「氰酸鉀」毒殺奶奶,想從此解脫,只是最後關頭卻下不了手,「因為奶奶沒有任何錯,這種人生不是我選擇的,也不是我奶奶選擇的」,他用針筒把稀釋的毒藥注入烏龍茶,隨機放進工作的便利商店冰櫃,結果被古屋明俊買走,造成了這件慘案。

三人前往警局的計程車上,杉村接到妻子的求救電話,原田泉假冒送玫瑰花上門,挾持了四歲的桃子,她不理門外的苦苦哀求,不斷發出宣言:「向我道歉!為所有一切道歉,為你們的幸福道歉,為你們的存在道歉,為你們站上頂點道歉,所以我才會越來越不幸!」,趁研治以自身的例子跟原田泉喊話時,杉村悄悄繞到後面的窗戶,在千鈞一髮間把桃子搶救了出來。

奪下刀子,平時性格溫順的杉村忍不住露出殺意,不斷的推原田泉撞牆,直到她昏迷為止。經此一役,菜穂子立刻決定搬離這個有壞回憶的新家。

所有事件平息下來,美知香問母親長久以來對她有「進食障礙」的想法,最後兩人敞開來說話。

曉子:「如果變成懸案,妳一定會背地裏懷疑媽媽是殺人兇手吧?」
美知香:「是啊。 但是,我想好了,就算妳是犯人,我也要一直站在妳身邊,因為我最喜歡媽媽了。」
曉子:「我這個媽媽真是失職,我媽媽在我小時候就離家出走了,所以我想好一定要當個好媽媽的,但是我已經變成一無是處的媽媽了,所以我必須接受美知香不好的地方。」
美知香:「一無是處也沒關係,我希望妳不要對我說謊。」,母女相擁而泣。

再次在「睡蓮」見面,美知香轉交了北見的信,北見已經逝世,但是他說這不是遺書,信中說明了他從警察改行當偵探的原因,原來他認為警察只能在傷害發生後才去處理,但是偵探有能力防患於未然,偵探這份工作可以消除這個世上的毒,所以最後勉勵杉村:「希望能有人繼承這份工作。」

今多嘉親過來拜訪,針對人殺害別人,說出他的看法:「殺人是終極權力,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作為人所能行使的最大權利,而且只有心思,誰都能殺人,沒有防範的方法,也無法事前防範,安眠藥事件也好,這次據守的事件也好,都無能為力,即使反過來殺害對方也無濟於事。」

「如果有我們能做的事,即使只有一點點,就是在那些事發生之前做些什麼吧。」,今多嘉親的意思竟然跟北見不謀而合,讓杉村陷入沉思,幸運的是家人都平安,這才是最重要、最幸福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