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劇] 2013 夏季深夜日劇:Limit 界限 ( CH5 - CH8 )

CH5,

四個人懷著不一樣的目的,出外尋找失蹤的薄井,沒想到宿地起火一發不可收拾,等她們趕回來時,眼看食物要全付之一炬,水希不顧一切衝進火場要救回僅存的食物,無奈被濃煙困住,就在倒下掙扎時,一個紅色人影衝了進去,硬把水希拉了出來,來人竟然是倖存的第六人,也就是同班同學日向晴明 ( 鈴木勝大 飾 )。

日向說他被巴士甩出車外,一開始還以為只有他一個人活著,這次是看到濃煙才找來宿地,他把糖果分給其它人,只有盛重拒絕了他的好意,就像看到鬼怪一樣拼命拉開距離。無意間看見盛重搶救漫畫原稿,裡面有一張階級表,問清楚了原因,隨手把表格撕破:「好不容易倖存下來了,我真的很開心 ....」,不等他說完,盛重就一個人遠離宿地中心:「為什麼是那個傢伙?如果我有鐮刀的話 ....我才不會讓那個男人如願。」

這時廣播總算傳來巴士翻覆的消息,讓所有人精神一振,只是搜查地點卻放在前往山梨縣的路線上,殊不知司機半途岔開路、開到了靜岡 ... 一早,神矢決定重回失事巴士現場,她忍著鼻子傳來的陣陣惡臭,拼命尋找剩餘的可用物資,因為她一定要活著回去。

水希跟日向在樹林間尋找薄井,日向說起了神矢的身世。二年前,神矢的父母在一場交通意外中喪生,她是車禍中唯一活下來的人,自責為什麼是她活了下來,外公告訴她原因:「那是父母想要拜託妳吧,拜託妳照顧好弟弟妹妹」,在父母靈前,神矢立下誓言:「這是我最後一次哭」。

 從此,在同學忙著逛街、玩樂時,她把心思全放在三個弟妹身上,連交朋友的時間都沒有。

這才知道神矢的冷漠其來有自,水希向她道歉,神矢:「朋友究境是什麼啊?我在學校看到大家結對聊天、一起去廁所,只會覺得好麻煩、好累,沒人理我,我也不在意,我一直以為我會一直這樣下去,其實是我一直不想思考這個吧,那樣和我爭吵的人,妳是第一個」,突然發現口袋裏一張宅配單子,這是神矢在便利商店寄健保卡回家的收據,如果有人能仔細觀察,就會知道她們出意外的地點其實在靜岡,這是最後的希望

五十嵐被打發去神矢家照顧三個未成年小孩,粗心大意的他卻一時忽略了察看宅配地址。

CH6,殺人者

天空傳來直升機的聲音,眾人一陣追逐,可惜仍是枉然,幸運的是找到一條流動的河,這下有了水源。才剛發現河裏有魚,神矢立刻脫下內衣,用樹枝做成網魚工具,成果是二隻魚,暫時解決了糧食危機。

回到宿地,只見盛重呆坐著畫漫畫,還把廣播隨身聽踩爛了,當日向用糖果向她示好時,再度引起劇烈反應:「不要!不要!我不要!」。原來她生長的環境並不正常,每當父親盛重英次對她們母女家暴後,總拿出糖果安慰女兒,久而久之,她對糖果跟男性都非常反感。每個人都想回去,只是她並不那麼確定:「我跟他們不同,我沒有任何容身之地,我膽小、懦弱、卑微,一事無成,只是盛子而已.....」

在東都新聞任職的今野遙 ( 瀧裕可里 飾 ) ,看見了五十嵐照顧神矢家三個孩子的情景,決定從這裡打聽內幕消息,果不其然拿到獨家報導,盛重英次更據此直接找上校長求償;另一方面,巴士因排班不當,造成司機過勞駕駛的事,也被掀了開來。

看見盛重的漫畫內容,加上神矢曾經看見她身體上的瘀青,猜測盛重曾經遭遇家暴陰影,為了怕再出錯,連忙跟水希兩人出外找尋:「一定要阻止鐮刀再度回到盛重同學的手上」。首先找到的卻是薄井橫屍荒野的情景,接著才看見手握玻璃血刃的盛重。

CH7,

盛重辯稱身上的血是自己的,她不是殺薄井的人:「想殺人的話,我們所有人都能辦到!」,神矢附合了意見,因為當初每個人都是單獨行動尋找薄井,每個人都沒有不在場證明,所以的確每個人都有嫌疑

市瀨春要把最有可能的嫌犯盛重綁起來,就在爭執不下時,神矢撕了紙條,要其它人不計名投票,結果出人意料,只有一票贊同拘禁,其它票都同聲反對。市瀨春大聲質疑,為什麼只有她投了贊同票?水希:「我想要相信大家,不管是小春,還是盛子,因為我希望跟大家一起回去!」

水希的話引來盛重嘲笑,因為薄井必是在座其中一人所殺,還說什麼相信大家,簡直莫名其妙!把箭頭指向市瀨春,就在另一番拉扯間,從市瀨春的衣服裏掉落的是薄井的項鍊,面對眾人質疑,市瀨春一時百口莫辯 ....

學校方面,校長堅持是巴士公司的錯,但是五十嵐承受不了良心譴責的壓力,在家長面前公開認錯。

CH8,

眼看爭執再起,水希非常討厭這種「懷疑」的氣氛,於是把身上的衣服脫掉,「這樣就知道誰是兇手了吧!」,所有人把口袋裏的東西全掏出來,沒想到市瀨春口袋竟然還有一團貼布,神矢連忙檢查剩下的包裝:「總共六張,還剩五張,薄井用了一張」,直指市瀨春是兇手!

無法自清的市瀨春在逃離時跌倒、滾落山坡,水希簡直不敢置信同伴又失去一名,事後神矢說出她的判斷,如果市瀨春是真兇,她不應該把會引起懷疑的物品放在身上,換句話說,如果她是被嫁禍的,那麼,兇手必然還在剩下的四人當中。

水希找上盛重,問她身上的血跡出處,以「不還手」為條件,讓盛重發洩以前被欺負的怨氣,河邊一陣扭打之後,盛重才說身上的血來自之前的企圖自殺,還露出脖子上的傷痕當證明。

回到宿地,水希想拿貼布幫盛重敷傷,意外發現剩下的貼布只有四張:「神矢,說了謊?」;另一方面,那張「富士宮」的宅配單,終於被五十嵐發現 .....

PS:CH7 - CH8 這兩章有拖戲嫌疑,沒有保持前面的快節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