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劇] 2012 秋季日劇:Going My Home ( CH6 - CH10 完)

CH6,庫納的腳印

有了一億元資金當後盾,跟菜穗商量後,因為希望人們能抱持更純粹的心情來看待,所以決定不直接用獎金來吸引人群參與,良多、真田,還有長野日報記者畠中知二一同採訪小鎮上關於 Kuna 的傳說:半夜走路時聽見奇怪的快速說話聲, 15 年前的煤礦坑、稻草人的肩上、荒廢的體育館裏的小腳印跟紅帽子,許多人都說的一板一眼。

最後訪問到一位自稱是庫納的研究家,他得意洋洋的說為了抓 Kuna ,故意放置許多紅帽子在各地,目的是想讓 Kuna 誤以為有同伴而放鬆警誡,聽到這番話,頓時讓良多的心涼了起來。

原來樹上的紅帽子可能是偽造的!即便如此,面對大地的疑問,良多幫忙在屋簷掛上小房子,硬著頭皮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俗話說,不耕耘就沒有收獲。」,還在菜穗家一起吃了「拉麵沙拉」。( 有點像涼麵啊 )

不想讓大地失望,半夜不睡覺,蒙面的良多來到山坡上荒廢的體育館,用橡皮削成的道具在地上製造 Kuna 的蹤跡,不料,旁邊另有一行小腳印,循著腳印追蹤到另一個蒙面人,抱著同樣奇妙心思的鳥居治差點也嚇破膽。

兩個鬼鬼祟祟的大人還因此被巡警抓個正著,鬧了笑話。

在某人的強力建議下,沙江接到丈夫委托,準備用擅長的料理為獎品代替獎金,吸引參加尋找 Kuna 的人,沙江:「我要和你們一起去找庫納了!」;原來桌椅屬於去年夏天去世的同學小惠,萌江私自搬桌椅的事,讓沙江無奈又被請去跟導師面談。回途中,跟萌江聊起自己當初也非常介意父親一過世,遺物就被丟掉的事,所以特別能體會萌江的心情。

萌江問什麼是「高湯」,正在熬煮的沙江回答:「是做菜很重要的東西,但是不會直接端出來,是幕後英雄世界不僅僅由眼睛看見的東西組成,料理也不僅僅由眼睛看見的東西組成」,乾脆把萌江叫過來品嚐,問什麼滋味,「好淡!」,沙江笑著說「所以說是幕後英雄啊。」
<---電視台做的手機鍊 ...怪怪的 ...

CH7,首先要相信

坪井榮輔在醫院住了快二個月,終於到了出院時刻。老朋友鳥居治特別來看他,卻提出了過份的要求:「別回來了,看到你我就有一種負罪感,求你了!再也別回來了!」,潸然落淚,「對不起!我沒有能給久實幸福,對不起。」

萌江一邊跟媽媽學做漢堡肉,一邊說著心事:「我沒能把書還回去,在那前一天,我們吵架了,所以我想請庫納幫我還書,小惠很喜歡漢堡肉」,餐桌上兩個女人把這當成秘密,一點也不向良多透露,萌江還在 Kuna 雕像前放了漢堡肉當供品。

日報記者畠中知二在舊體育館拍到了小腳印,想用這個為報導專題,嚇了鳥居治一跳,心虛的他卻偏偏不敢說出真相。

鎮上陸陸續續將近 20 人報名參加尋找 Kuna 的活動,其中一位來者述說祖輩曾看過的奇蹟:「我爺爺以前在森林裡見過,在水源地的小石頭上,端端正正放著這麼小、疊好的和服,然後在水裡發現一個光著身子的小女孩在游泳!」,沒想到真田當下潑了冷水:「這樣的我也看過,在喝了酒的第二天!」,惹了畠中的不快。

坪井一家從長野開車回到東京,整家族的人都聚在一起,氣氛熱鬧的就像過年一樣。榮輔把想終老長野、已在長野買地的事告訴了良多,把葬禮素齋託附給媳婦沙江,還要求「煮普通點,反正我也吃不到,太好吃的話,我會生氣」,當萌江問他怎樣才能看見 Kuna 時,榮輔「聽好了,首先要相信,然後再去尋找 ..... 不過也有找不到的時候。」

「爺爺會死嗎?」,榮輔的回答處變不驚:「是啊、就快了。」

一邊拉著媳婦、女兒點評自己寫的俳句,一邊八卦其它學員的作品,坪井敏子特地做了良多小時候喜歡吃的「年糕版披薩」,還問沙江是否可以在雜誌上介紹這道菜。(就是煎年糕來代替 Pizza 的麵皮 )

良多夫婦回到家,在沙發上閒話家常,說起了菜裏吃出了媽媽的味道、還有 15、16 年才能付完的房貸、萌江將來的娘家、夢想中的房子,突然感到一點寂寞,快樂話題一轉,沙江:「隔壁的小林先生問你能不能扮聖誕老人?馴鹿也行!聖誕樹也可以,沒問題吧?聖誕樹只要站著就行」,還頑皮的比出天空樹的樣子。

CH8,不後悔

小萌江在教室的發言:「阿權死後,兵十才知道它沒做壞事,那阿權應該傷心,還是高興呢?」,這已是上個月「狐狸阿權」的課文,老師覺得不安,下課後就把她抓去單獨談話。

出門上班前,良多看見鄰居小林先生在聖誕樹前打轉,一問才知道他是想找女兒琉花寫的許願卡片,因為「不這樣的話,我就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琉花寫的是:「希望爸爸不要被公司炒魷魚 ...」

四天前多希子離家出走的消息驚動了良多,眼看姐夫熟練上菜晚餐的架勢,證實了多希子是常年累犯,這已是第四次「修學旅行」了,一對兒女早已見怪不怪。

打電話給她,約在餐廳見面,姐弟倆的談話充滿了奇異又家常的氛圍,原來多希子是因為看見母親對父親的留戀,對婚姻有了自覺性的質疑:「就這樣跟那個人過一輩子嗎?父母為孩子犧牲自己的人生早就隨著昭和時代終結了。

良多一家三口到達長野,沙江為尋找 Kuna 的美食食材做準備,在聽取多方意見之下,決定做味噌口味的飯團。

看見別人家庭的歡樂,菜穗決定去見那個拋妻棄子的人,火車翻山越嶺終於到達目的地,丈夫下島惠 ( 加瀬亮 飾 )目前正在一家牧場工作,兩人相見一開始的試探全成徒然,要離開時菜穗才忍不住問到底為什麼要離家出走?沒有說明原因,下島惠:「對不起,但是我不後悔。

突然有人進來診所,原來是居民百瀨,他決定搬離長野、去跟東京的兒子一起住,臨走前過來道別,順便想拿走亡妻的假牙齒模當做紀念:「她的東西,什麼都沒剩下了,她是最想跟小武一起生活的」。

半夜回到牙醫診所,大地已經入睡,菜穗跟父親談起了母親,才知道「所謂後悔,是過去曾愛過的證明」竟然是母親從廁所的日曆看來的,鳥居治打開了收藏的盒子,裡面盡是妻子收藏的詞句,父女倆難得沒有隔閡大笑起來。 

導演訪談中的幾句話:  

A:聽說母親的過世,是這個作品誕生的原因?
 

母親是去年秋天去世的,但在那之前其實入院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因此我進出醫院的次數也非常多。在那段時間,和母親聊了許多,自己也思考了許多,就這樣有了許多回味往事的時間。就在這當中,母親突然的去世了,於是我覺得如果不把最後這段共度的時間中回憶起的東西作個整理,就無法繼續前進吧。
  
A:可說是導演的分身的主角橫山良多,這個角色由阿部寬優秀的演出了。角色分配的理由是什麼呢?
包括我自己在內,現在四十幾歲這年代的男人真的是很沒用吧。光是自己的事情就力不從心。我周圍也有許多過得亂七八糟的人。良多也是,不幫忙妻子拿行李,也不考慮妻子的心情,光只想著自己的事情。真是個很容易被罵的角色人物吧。
  
阿部寬雖然不太常演出像良多這樣沒出息男人的角色,但我直覺感到「他一定可以作到!」,於是請他來幫忙演出這角色。果然成功的表現出沒出息的樣子呢。高大的阿部寬來演出這個沒出息的小男人,真能給人一種「這麼高大卻這麼沒用啊」的感覺呢。實際上,當他進入日式房子的佈景時,由於身高太高大真的很不搭調。站起來就會被橫樑擋到,躺在榻榻米上也是好大一個…。只要他一動,演出姊姊的YOU就會抱怨「太高大了啦」。但也正因如此,良多內心的糾葛,和他待在老家的不自在感都貼切的表現出來了。
  
看過這部電影的女性們都生氣的說「男人真的是…」。但相反的,男性們都覺得「這樣沒出息的男人不是只有我啊!」,而對良多產生了共鳴。「其實,我也是家裡的老二呢」也有人看完電影這樣開始跟我訴苦。不過我絕對不是為了為了替沒出息的男性找藉口才創作這部電影的喔。
  
A:為什麼想要描寫這樣一個平凡家庭的故事呢?
因為我想要寫一個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故事。因為發生了重大的事件而產生了一部電影,這種情形到處可見。但我就是想拍一個什麼事都沒發生,但卻很有趣的故事。因為大家人生當中並不會常發生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件,但是日常生活卻很有趣不是嗎。這次的電影,我想要描寫的就是日常生活中的悲劇,歡笑,和殘酷。

CH9,看不見的

為了準備飯團,沙江一家特別到味噌釀造工廠尋找長野當地的味道。

小萌江悄悄把庫納木雕放了回去,不小心被鳥居治看見,問起了爺爺的病情,安慰她:「人總有一死,都排著號呢,雖然有早晚的問題,所以死不是那麼悲傷的事,不過,早逝的話的確點悲傷呢。」

良多偶然間發現上次在樹上發現的小紅帽有動物毛的味道,跟自稱庫納專家的錦織製作的不同,不由多了幾分信心,他本來興沖沖的想跟菜穗分享,最後還是忍了下來,兩人討論 Kuna 木雕的右手握著什麼,菜穗猜想是四葉草或是龍膽花,良多突然有別的想法:「或者說本來什麼都沒拿,或者拿著我們看不見的東西這個世界不僅僅是由眼睛看的見的東西組成的!」

進入森林探險的時候到了,將近 30 個人報名的小隊在早上出發!到達目的地預計是 11 點,然後是一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看著其它人為 Kuna 準備的道具,有獸夾、音樂、偽裝的蘑菇帽、小人衣服,還有不斷喝酒的記者,竟然想用含有酒味的尿來吸引 Kuna ,不落人後,良多也安排了簡單陷阱。午餐是烤味噌飯團麵疙瘩野菜湯炸春卷,眾人很快淹沒在一片美食的讚嘆聲中。

多希子帶著丈夫回娘家,不斷指使健次修理暖爐、買午餐的她一派理所當然樣,離開前,榮輔還主動送了一整套的高爾夫球具,讓健次高興的說早知道就會多修理幾個家電。只剩下榮輔跟妻子不斷的嘮叨,慢慢的,連嘮叨的聲音也停了。

在森林閒逛時,良多的陷阱突然發出移動的聲音,難道真是庫納?小心翼翼打開,卻發現裡面沒有東西,只好古里古怪的離開。一片大霧瀰漫著森林,本來隨意散步的鳥居治,不可思議的看著那條熟悉的小徑,眾人連忙跟上,眼前是一片開著藍紫花的龍膽花田,傳說中 Kuna 會把龍膽花種子放在死去同類的胸口上,慢慢成長為庫納墳墓的標誌。鳥居治不禁落淚:「死了好多,大家快回去吧,人類不宜在此久留。」

回到集合點,剛喘了一口氣,良多就接到東京家裡來的電話。

CH10,消失

坪井榮輔趕在是芥未日前去世的消息,並沒有讓家人措手不及。敏子說一個人的她想搬進車站附近的公寓,有自動鎖跟地板暖氣的地方,面對遺照的挑選,堅持選去群馬溫泉的微笑旅行照:「遺照一輩子只有一次,就讓我決定吧!」,後來秘書把西裝照 PS 修改上去。

接著討論的是接送遺體的車子,是要國產車,還是外國車?「是不是乘坐的舒適度不同啊?」,知道父親是在看完超級無聊的「舔舔巧克力」廣告之後去世的,良多忙著問父親的反應:「到底是笑了,還是生氣了?」。「舔舔巧克力」的成功,讓他在公司重回製作人身份。

依約做了素齋,沙江忙得團團轉,最後還拉了媽媽進她的「廚房禁區」幫忙,辻時子感到意外、驚喜,沙江開玩笑的解釋:「每次妳約會的時候就找我,我太虧了!」

榮輔躺在棺木,嘴巴又自然張開了,良多撫摸下巴時,手指尖傳來的鬍渣觸動了他小時候的回憶,不禁哭了出來:「早知道就該多跟你多說幾句話的,後悔啊!」,沙江拿手帕幫他擦淚:「這說明你對爸爸的啊!」,

大地跟外公、媽媽也來了,手上還拿著「雪人」玩偶:「本來想給爺爺看我做的雪人的,我們說好要一起堆雪人的。」,萌江招呼大地到後院圍著籬笆的樹林去,看見的是一小片龍膽紫花搖曳:「他們是來參加爺爺葬禮的吧?

半夜,坪井一家正上完香,旁邊突然傳來熟悉的打呼聲,原來是榮輔的弟弟睡在隔壁房間,嚇了大家一跳,頓時減輕了幾份悲傷氣氛。萌江在籬笆外佇立,良多靠了過去:「妳聽得見嗎?」,仔細傾聽著籬笆內傳來一陣一陣的微妙聲音。

回家時,良多在前庭遇見了小林先生跟他的女兒琉花,小林知道他剛從父親喪禮回來,致完哀悼之意:「還是參加聖誕活動吧!這裡也需要歡樂。」。萌江把跟小惠借的書放入衣櫃,睡不著的她懷著抱枕,撒嬌要跟媽媽一起睡:「弗拉多搬家走了!」,同樣沒睡的良多修理窗鎖時,一不小心把自己鎖在外面,連忙敲窗求救。

沙江開窗讓他進來,煮了「花椰菜濃湯」讓他取暖,說起了萌江即將要演的「白雪公主」,聊起小時候曾經在學校扮過的角色:「對了,我演過宮澤賢治童話裏的電線桿,還演過木材」「可能比長頸鹿還厲害啊!不過別看不起眼,卻是很重要的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