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劇] 2013 夏季日劇:Woman ( CH9 - CH11 完 )

CH9,

小春在洗衣工廠受傷,必須住院二天,這終於讓紗千下定決心去醫院做骨髓移植的配對檢查健太郎認為這是母女關係回復的命運契機,直到他了解了四年前事故的原貌;而殘酷的是,檢驗結果母女兩人並不匹配。

準備晚餐時,紗千默默向小春道歉:「對不起,我沒幫到妳,我沒把妳生得健健康康的,對不起」,兩人在廚房說起了小時候的事,還翻起了空氣花繩,小時候她總有許多奇怪想法,最常問的是「人死了以後會怎麼樣?」,而當時紗千的回答是會變成星星

「如果另一個平行世界的自己是健康的,我想和她那樣擊掌,然後把孩子交給她照顧,想讓健康的她代替自己」,小春逼問,「回答我,孩子不在的時候,我覺得妳也會感覺沒什麼?」,紗千點頭。

只做這些我是不會原諒你們的,我無法原諒妳跟妳的女兒,都不會原諒,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也無法原諒必須依賴你們的自己」

喂!」,小春用手不斷的推紗千肩膀,「我很討厭妳!」,「喂!」「不能原諒妳」「幫幫我」,「喂!」「無法原諒妳」「幫幫我吧!」,複雜的心情反覆交織,握住小春伸過來的手,「媽媽,媽媽!」,母女兩人緊緊抱著,紗千不斷安撫小春的情緒,這一刻所有委屈都宣洩了出來。

小春:「我不能變成星星,但是這也說不準」,直到望海叫她,才匆匆擦乾眼淚離開。

健太郎提著一顆西瓜找上植杉栞,希望女兒能贖罪:「世界上最壞的人,是不明白自己做過什麼的人,妳明白嗎?妳奪去了別人的生命啊!妳那隨意微小的行為,奪走了對別人,和對她來說,最為重要的生命啊!妳知道怎麼反省?知道如何後悔嗎?知道贖罪的方法嗎?」「妳用這隻手,終結了他的生命,讓他英年早逝了啊!」,植杉栞想逃離追在後面的父親,突然意外襲來。

偷聽到紗千跟小春的對話,察覺不對的望海一個人在床上哭泣:「媽媽妳生病了嗎?

CH10,推手

健太郎一腳踩空摔到河裏,被救護車緊急送入院,同時植杉栞失聯,紗千怎樣也找不到她,沒想到在街頭漫無目的閒逛的植杉栞竟然發現了四年前在北新宿車站月台,最後推青柳信一把的醉漢!那張面孔顯得如此清晰,沿途跟蹤,終於忍不住攔下他,上班族模樣的男子一開始完全否認,直到上計程車前:「那件事不能怨我!」,留下植杉栞在後頭無助的一路狂追。

遙望遠方風景,「我忘不了青柳信,我真的忘不了,我想見他,我想見青柳信,我想見他 ...」,植杉栞登上大樓天台,最終被及時趕到的紗千攔下來:「妳不可以選擇解脫」,她不認同丈夫贖罪的說法,「媽媽覺得那是不可能的,向去世的人道歉,他也聽不到,補償留下來的人。也無法表達歉意,因為那是無法彌補的,是無可替代的,人死不能復生,妳這輩子都不會被原諒,妳就當人生已經結束了。」

望海第一天上小學,但是心中凜然不安,放學後直接到「都立涉谷醫院」找媽媽,小春不想讓女兒知道病情,連忙通知由季過來接人,只是固執的望海更相信直覺,還是闖進了另一間病房 ... 本來輸血中的小春不得不立刻出院,把望海帶回家。

紗千要照顧丈夫,所以這天晚上房子只有小春一家三口在,她一邊摺衣服,一邊安撫女兒,只是沒想到小小年紀的望海表達了她的憤怒,她討厭媽媽故作無事、隱瞞生病的行為

三個人躺在木頭地板上,思考過後的小春,決定詳細說明自己病情:「再生障礙性貧血,身體不能很好的造血,常會頭昏眼花,還會發燒,治療的方法有吃藥、輸血,還有一種叫『骨髓移植』的 ... 我也相信自己能好,只要接受治療就好了,媽媽沒覺得自己做不了喜歡的事,我們可是三口之家,我們在爸爸給的幸福之中,快樂的生活著!」

植杉栞出現在「都立涉谷醫院」...

Final,

小春一家三口慢慢融入植杉家,也打破了當初的約定,封存在由季家的青柳信遺物一一被搬了過來,裡面充滿了回憶。

初識不久兩人下著將棋,小春問為什麼常常登山,青柳信:「就像讀書一樣,我想知道最後一頁的內容,想知道答案,為什麼活著?」,後來兩人結婚,生下望海,正懷著小陸時,他高興的宣稱找到了答案,「人生其實是沒有答案的,我想,人是無法讀到自己最後一頁的,能讀到最後一頁的,只有孩子,能找到我跟小春人生意義的,只有我們的孩子」

「有那麼一天,我們不在了,孩子們讀著我們一路走來的人生,我們的人生會由這些孩子來翻閱,那時,為了讓孩子把這本書,或者,這份答案,能緊緊抱在懷裡,能繼承我們的人生,所以我們要活著,盡量誠實做人、盡量努力奮鬥,為了不愧對孩子們 ... 孩子們會為他們的孩子們這樣做,孩子們的孩子們,又會為孩子們的孩子們的孩子們這樣做,就這樣一代一代傳承讀下去。」

植杉栞在餐廳找了一份工作,這天她特地來找小春說話,她說自己曾經有二個選擇,一個是說這個人是色狼,另一個選擇是叫他一聲姐夫,「我一直在做沒有選擇的那一方的夢」,「求求妳,如果配對成功,只有那一刻,請把我當成妳妹妹」。這天下午特別難熬,眾人緊張的等待醫院配對結果,幸好沒有失望。

這天傍晚,植杉栞悄悄來到門外,

小春隔著門喊話:「我,不知道能不能原諒妳,但是我是這麼想的,說不定有一天,孩子們也會知道,到那時候,我不希望孩子用對阿信的愛去憎恨別人。請告訴她,謝謝妳為我去做了檢查,手術的時候,拜託妳了。請告訴我的妹妹,多虧有妳,我能活下去,妳也要活下來」,看著植杉栞離開的孤單背影,紗千眼淚無聲無息掉了下來。

深夜,紗千跟小春在客廳碰面,一起喝了酒,說起了許多小時候回憶。「台風九號」導致停電,外面狂風暴雨,一個人在家的小春嚇得不知所措,明明電車應該停駛,結果住院的紗千竟然冒著風雨回來:「小春,我回來了」,用冰冷的手把小春抱得緊緊的,身體慢慢溫暖起來 ... 說著說著,兩人握住了手,流著淚,趴在桌上對望, 「歡迎回來」。

10 月入院,過了一個新年,隔年四月,小春正式康復出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