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3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日劇] 2012秋季日劇:遲開的向日葵 ( CH5 - CH10 終 )

CH5,小鎮的秘密

今井春菜 ( 木村文乃.25 ),丈太郎的房東,在今井不動產工作;

市會議員之女,跟父母同住,家教嚴格,平時設有門禁、嚴禁在外過夜。對從東京來的丈太郎非常熱情,其實只是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而已,常常收到彼方的簡訊揭露她心中不安的秘密。

她跟大學裏的已婚老師松浦徹曾有一段情,至今仍藕斷絲連,一直想放棄卻還是拒絕不了心中的愛意。這天她聽到對方已經跟妻子分居,終於再一次淪陷。早上跟情人在車裏的恩愛模樣,不小心被森下彩花看見,盡管森下答應不說,她還是忐忑不安。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春菜對父母編造要去短大同學家玩的謊言,只是為了跟情人再次過夜。

丈太郎載著老人們來到醫院參加「急救講習」,當要實際操作人工呼吸時,誤以為會「間接接吻」,鬧了笑話。會後在欣治大爺的提議下,一伙人呼朋引伴吃起了火鍋,後知後覺的他這才知道四號投手弘樹佳保里的前男友!不管半夜,有點醉意的他一個人來到二階堂家樓下,叫佳保里下樓、用手掐她的臉,完全沒有生份模樣。

這天很特別,SunRiver 陸續聚集了六個人,說說笑笑的,誰說小鎮裏沒有秘密,知道的、不知道的、沈默的、開心的,只有丈太郎順一沒發現其中的暗潮洶湧,還自顧自開著玩笑。

自家的五金店也面臨了關閉的邊緣,讓順一心裡更著急商店街的復興計畫,他找島田紗依幫忙整理空下來的房子,道謝的時候,家庭主婦有幾分意外感動:「這是我第一次因為打掃被人感謝。」,後來紗依單獨找了他去剛開幕的高級餐廳吃大餐,讓他受寵若驚、喜不自勝。

醫院裏,佳保里的工作逐漸有了好評,只是男護士青山薰潑了冷水:「因為病人不知道,我們這些護士多麼努力為妳處理爛攤子,要回東京的話,請妳還欠了我們的人情再回去。」,好不容易收到教授的 E-mail ,但是卻完全沒要她回去研究室的意思,更加讓她不爽的是丈太郎竟然又打電話煩她:「你就沒別的事煩惱了嗎?森下根本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女人!」,氣得掛電話。

咖啡廳裏,兩人相遇,佳保里為之前發脾氣道歉:「你有沒有想過自己要是再努力一點就好了?要是更加、更加努力的話,說不定我就能留在研究室了,但是,還是會想吧!」,丈太郎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努力,拿出了那張「急救講習結業證」,說他想努力參加急救進階講習,意外得到鼓勵,讓他害羞了起來。

想通只要「慢慢去做就行了,去做當下能做的事」,匆匆離開讓佳保里來不及阻止,趁著心意,丈太郎大膽的騎著單車來到森下家,看見的是另一個秘密。 

CH6,一步的一半

丈太郎錯愕後低頭就走,隔天一早自己一個人去划獨木舟,前途曖昧不明讓他愈加心慌:「我明白只要一步一個腳印向前就好,卻怎樣也前進不了 ....」,連在醫院遇見弘樹也感到尷尬,看見努力走路又跌倒的欣治大爺,連忙跑向前去攙扶,欣治並不氣餒:「我剛才走了半步,走了一步的一半呢!路還很長,要看到最後哦,不管怎樣我也要堅持走完」。

在 SunRiver 外面看見彩花的機車,立刻把單車轉頭想要離開,被一直在等情人召喚的春菜發現、攔住:「如果她真的喜歡你,說不定會跟男朋友分手的 ...」,她說的話其實更想說服的是自己。男方一直避不見面,春菜憑著一股委屈到學校找他,看見的卻是他車裡的嬰兒座位,還有他妻女一家的和諧模樣,分居的謊言破滅,松浦徹:「文學就是這樣誕生的!」

弘樹跟彩花都沒能向對方坦承過去,丈太郎的出現打破了平常相安無事的局面,兩人因此大吵,弘樹被說中了痛處,甩門而去。隔天,一個人痴痴望著棒球場上的練習,他找來二階堂傾訴:「妳去東京的 10 年,我做什麼都不行,做什麼都不順利,但是總不能繼續這樣半途而廢下去,我想重新來過,妳能再好好看看我嗎?就像 10 年前那樣?可能對妳來說我們之間早已結束,但是在我心中從未結束過,我還是 ....」

紗依決定當「下鄉支援隊」的志願者,因為只有從順一這邊,她才會深切感覺到自己是被感謝的、被需要的,在幫忙整理空房間時遲誤了電話,沒想到是老公島田久志因膽結石的入院通知,老公毫不尊重的對她發洩不滿:「來太遲了!妳去幹麼了?家務不就是妳的工作嗎?別以為稍微打點工就算有正經工作了!」,紗依被氣得回到車裡就抽起煙來,妹妹佳保里的安慰不但無用,還引起內心深處的反彈:「是因為妳,我才這麼煩躁的,佳保里,妳覺得自己過我了吧?」

順一在顧店時,父親難得買了栗子餅陪他喝茶,卻是為了說出艱難決定:「這家店,要在我手裡關門。」,過了不久,驅車上山,在整理空房間空檔時,紗依拿出同樣的栗子餅當點心觸動了順一的神經,敏感大哭起來,紗依從後面緊緊的抱住這個哭泣的大孩子。

在街角看見彩花的身影,本來還想迴避,突然,這一次決定鼓起勇氣告白,騎著單車在電動機車後面猛追,儼然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追得丈太郎全身無力,幸好彩花遲疑後還是停下車來。丈太郎:「每次跟妳在一起,我都覺得非常開心,我好希望妳也有同感,今後,我也想見到妳,想和妳在一起,我,喜歡妳,是非常喜歡。」,沒想到得來的是彩花的拒絕:「我不能跟你交往,我不能跟任何人交往,無論我說什麼,你應該都不會明白,對不起」,丈太郎看見的是流淚的她。

告白失敗,百般無聊的丈太郎找了二階堂出來談心,兩人坐在橋上述說彼此心事, 突然有了瘋狂念頭,丈太郎看向腳下的大河:「那我們跳進去吧!一起跳下去吧!真的!」,自然而然握住二階堂的手,二人從橋上一躍而下。

心得:這一集很範本,幾乎每一個主角都有戲,而且都是有記憶點的戲。 

CH7,不安

被父母安排參觀新牙醫診所開幕,實則是春菜的相親,她事前還在 SunRiver 粗魯的問當初選擇相親結婚的紗依,現在幸福嗎?搞壞了氣氛。剛從牙醫診所回來,沒問她的意見,父母就在沙發上旁若無人討論起將來的婚禮。赴第一次相親約會時,走到餐廳外,看著自己玻璃上的倒影,春菜退卻了。

五金店即將在年內關門,讓順一焦急起來,急著遊說商店街的老闆做出強力改變,卻一再碰壁。相反的,丈太郎不斷發掘商店街的優點,跟老闆們和氣一團,一個像北風,一個像太陽,顯然像太陽一樣的丈太郎得到了更多肯定,這讓拼命努力的順一沮喪不已。

跟紗依整理舊房間時,用粉絲的心情要求合照,靠得太近,Kiss 後抱成一團,直到看見紗依手上的結婚戒子還在,才踩了剎車,兩人決定以後不能單獨在一起。

那個下午,一個人坐在橋上,順一看著腳下的大水,不復往日熱情,跟丈太郎臨別時,只說了一句話:「拜託你了!

弘樹搬出來獨住,慢慢解開心結,看著欣治大爺從走半步到一口氣走三步,開心的跟丈太郎擁抱起來,兩人還一起玩棒球,開玩笑的要「一決勝負」。彩花向丈太郎感謝他的坦白心意,但是她始終放不下的,另有其人,就在廚房打破杯子時,竟然緊緊握住碎片,任憑刺痛血流。

二階堂姊妹正在咖啡廳聊天,丈太郎闖了進來,才知道順一失蹤了

PS:這一集沒什麼值得記錄的名句。

CH8,漫長的一天

不只順一,連春菜也失蹤了!難道兩人一起私奔?紗依著急翻同學錄、打電話詢問下落的模樣,不禁讓二階堂心生猜疑。

沒人知道他們去向何處,謠言不止於鎮民,隔天一早,市議員今井貞夫親自找上五金店,兩位父親的爭吵被看見的丈太郎制止,再也等不下去的他,決定開車到高知市找人,心想總比一個人乾著急好。

半醉的春菜被二位搭訕男纏住,幸好被在大馬路邊亂唱歌的順一救了下來,兩人一路狂奔,喘息過後,才通知日下課長平安的消息。丈太郎趕來到小公園鞦韆旁相聚,三人各自訴說不安跟心事。

丈太郎說起自己的退路,並不包含回櫔木縣老家,因為父母跟弟弟生活過的安穩,已無他插手餘地。春菜說起大學時被英國文學老師吸引,結果飛蛾撲火般陷入不倫之戀,昨天還在他家門鈴前面遲疑,她想要的是「自由」。順一說的是自己曾經提起勇氣想去東京闖天下,終究在機場前卻場,最後更撂下「別人家的田更青」的口誤,引來一番笑鬧。

冤家路窄,突然,前面路過的人竟是松浦徹,他假惺惺的祝福,讓春菜跟丈太郎一時招架不住,順一二話不說,趕上來給他一拳:「真痛快!」,了結了恩怨。

松本明彥急診入院,弘樹不在乎父親生病的態度讓森下彩花爆怒,賞了他一巴掌。就在準備轉院前突然發生吐血,值班的二階堂被迫動沒做過的氣管切開手術,腦海中第一時刻想到的,是丈太郎出發高知市前的話:「妳必須留下來保護這個鎮所有人的生命」,緊張萬分的她硬著頭皮上場,所幸手術成功。男護士青山薰:「妳什麼時候回東京?終於能稍微派上用場了,這個時候如果突然離開的話,就不能還我們的人情了。」

一回鎮就被圍觀,大家以為是順一拐走市議員的女兒,沒想到春菜不解釋:「我很喜歡阿順,抱歉讓各位擔心了。」,回到家中的春菜,向父母勇敢表達出自己的意見:「我想決定自己跟誰結婚,你們所謂的幸福跟我想要的幸福不同」。

丈太郎剛到家門,就看見二階堂坐著等他,進屋喝酒乾杯,二階堂還有幾分興奮:「這次守護住病人的生命,這次守住了!感覺自己前進一步呢!」,她終於真真切切感覺到自己是被需要的

兩人高興的玩了一陣子猜拳遊戲,輸的人要被可樂空瓶打頭,一不注意,她就累得睡倒在沙發上,看著她無害模樣,悄悄蓋上涼被,丈太郎忍不住微笑:「漫長的一天結束了。」 

CH9,眼前之事

二階堂慢慢取得鎮上居民的信賴,這也讓她下定決心留在綜合醫院,還要春菜幫忙找醫院附近的房子,想搬出父母家清靜。教授一封 E-mail 打亂她的思緒,竟然這時候才提起要她回東京研究室的事,教授跟她約周六在高知市見面詳談。

森下也約了丈太郎同一天在高知市見面,加上要去照顧父親動手術的弘樹,三人同搭一車,二階堂對丈太郎親切隨意餵糖果的神情,讓弘樹會心一笑。

面對自己或是親人切身的生死危機,總能讓人卸下心防,弘樹一反厭以往惡父親的態度,兩人之間終於有了諒解的開始;

森下說出自己不能跟別人交往的隱衷,原來二年半以前她在高知市的醫院當護士,跟一位外科醫生相戀,沒想到滿懷抱負的醫生卻因胃癌死亡,所以她後來才會搬到偏僻的四萬十市,森下:「我就像失去自己的一部份,裂開的口子一直無法填上,明明已經流了那麼多的淚,現在還是會哇一聲哭出來,我該怎麼辦才好?我好想見他,那怕一次也好!」

回途車上,二階堂就生氣的喝起啤酒,還把罐子徒手捏扁。在海邊停車,二階堂:「我已經決定要一直在鎮上當醫生了,而且已經跟病人說會一直留在這裡,終於下定決心了,事到如今,為什麼叫我回去?那我的決心到底算什麼啊!」,眼睜睜看著她又喝下一罐啤酒的丈太郎也無法代替她回答。

幫完欣治大爺田地上的忙,丈太郎騎著單車時突然發現路邊有一大塊荒地,連忙拉了求職不順的順一過來,他決定在這塊地開墾種稻,他要證明移居到四萬十市,也可以有養家糊口的方法。

跟二階堂並行牽著單車聊天,丈太郎:「想努力做好近在眼前的事,也許做好之後,就能跟妳一樣,變得真心想繼續自己的工作,也許會豁然開朗!」

心得:這一集太文縐縐了,跟前面一開始的幾集比相差好多,讓我看的有點不耐。 

CH10,開花

開墾荒地第一步是除草,預計需要花 3 - 5 年的時間,這讓丈太郎不禁感到有點涼意。他去綜合醫院接二階堂外診,特別停在河邊看向日葵開花了沒,沒想到向日葵早已消失,原地只留下一個洞,二階堂看得怪笑不已。

下著小雨的天氣,島田紗依趁著午休時間找丈夫出來攤牌:「你還記得晚餐吃什麼嗎?味道如何?那裡普通?是不好吃也不難吃囉?」,她希望丈夫了解她的日常用心,不惜以「離家出走」威脅,嚇得老公一臉驚慌,讓丈夫重新認識她的重要性,丟掉的香煙跟打火機正是表達決心的證明。

二階堂難得上門聊天,卻跟丈太郎有了爭吵,「反正三年合約一到,你就會離開這裡吧?這種行為不是不負責嗎?」「其實是妳沒堅持做研究的自信吧!」。

為了和好,再次相約划皮筏,在水上靜靜行著,回想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兩人心中都下了決定。

原來二階堂之所以執著癌症研究,是因為最疼她的奶奶就是死於無藥可醫的癌症,她決定回東京繼續做研究,如果勉強自己因為承諾留在四萬十市:「我肯定會為當時選擇留下而後悔」,跟熟悉的病患說明離開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東京工作更有價值,而是她有夢想要實現,總算也取得諒解。

SunRiver 歡送會上,弘樹為取得理療士證照考上學校,順一聽信讒言決定將來開米店,丈太郎也說出他辭掉「下鄉支援隊」的消息,因為他想打破三年合約的限制,做為一個四萬十市的在地人努力生活,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隔天,他沒去跟高知市車站為二階堂送行,只是約好要傳兩地的聖誕樹照片給彼此。

丈太郎迎向開墾荒地的下一步:「放火燒地」,還把大村夫人遺留下來的盆栽放入河邊的洞代替向日葵,此刻的他相信,只要專心去做當下的事,總有一天會開出屬於自己的花

回到東京的二階堂,直接拒絕教授的研究室工作,她不想將來繼續活在被教授任意調動的疑慮中:「只要自己去開拓前進的道路,就沒有做不到的事」,即使會被教授相關的研究機構封殺,「我不想再因你的私心斷送夢想,前路艱險,但總有一天我會實現去美國做研究的夢想。夢想,是我自己的!」。只是接下來的求職處處碰壁,還是讓二階堂鬱悶不已。

平安夜,一身疲憊的二階堂接到電話,「是我!是我!」「我是誰啊?」,丈太郎堅持要她實現承諾拍聖誕樹發給他,無奈只好趕到東京塔下拍照,取景時,一個不小心撞到後面的人,竟然就是剛剛才打電話給她的丈太郎,他手上還拿著一個向日葵盆栽!

「你來就是給我看這個嗎?」
「妳不是說想看嗎?」
「拍張照片發給我不就行了?」
「其實,主要也不是給妳看這個。」
「那你來幹麼?」
來見一個人。
「見誰?」
「見妳啊!」
「為什麼?」
「我想妳。」
「我也好想你。」

一吻,向日葵盛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