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Fish

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12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劇] 2014 春季日劇:Border

開始

石川安吾 (小栗旬 飾 ) ,警視廳搜查一課殺人犯搜查第四課刑事,階級:巡查部長。

生活重心全放在工作上,過著日夜顛倒的日子。他從普通警察晉陞為刑事的關鍵轉折點,發生於某次他突發奇想在案發現場「散步」,意外親手抓到徘徊不去的「愚蠢的犯人」,也因此晉陞為刑事。

從此正式辦案前在現場四周走動,成為他的一種儀式。

警察生涯第二個轉折點,即將發生眼前。

這天,他照例在命案現場散步,希望還能抓到另一個「愚蠢的犯人」,沒想到這次竟然還真的撞見了!只是這個犯人並不愚蠢,被誘餌一時吸引住目光的石川,第一次品嚐到死亡滋味、腦部中彈、當場倒地昏迷,心中迴響的唯一執念是「我不想死!」,而此時站在電線杆下的一對嫌犯,才彎腰撿起彈殼,不慌不忙揚長而去。

「我死過一次,然後復活了!」;

幸運的是急救得當,在生死邊界的際遇,讓他思考起人生的意義,自己的生命就這樣到盡頭了嗎?諷刺的是,留在石川腦部的子彈,正是抓住殺人者的唯一線索,但是開刀取出子彈,有可能讓他再次死亡;挽回一命的他,不想再次嘗試死亡的無助滋味,決定不開刀,繼續把子彈留在頭部。

某天,坐在醫院外的涼椅跟組長市倉卓司 ( 遠藤憲一 飾  ) 聊天時,石川的頭部乍痛,眼前突然出現一位抱著熊玩偶的小女孩凝視他,稍感訝異的是,旁邊的組長似乎毫無所覺 .....

後來,他才證實自己擁有了奇特的能力,死過一次的他,不但看的見剛剛死去的人,甚至還能跟死者溝通 ......

CH2,還有一個人

半年以來,連續六個未成年女子被誘殺,監視器總算抓到嫌犯的影像,直指兇手是在房地產公司工作的村上一夫 ( 丸山智己 飾 ),只是當石川安吾趕上公寓要抓人時,看見的是冷靜跌坐地板的村上:「還有一個人!」,說完毫不猶豫的揮刀自盡,看傻了現場眾人。

兇手伏誅,案件本該就此畫下句點,沒想到石川的頭突然痛起來,出現眼前的赫然是剛剛死亡的村上,從他口中得知還有第七個受害者倖存,根據暗示從暗層找到七束放在玻璃管裡的頭髮,可是除此之外,並無其它證據。而警方高層一心提早結案,根本不理會石川的懷疑。

石川不得不一步、一步引誘「死者」吐露更多線索,透過黑暗組織,找上電腦駭客尋找殘存資料,得知村上曾在半年前跟前女友岩田美智子見面,還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親生兒子勇樹,後來美智子察覺不對,主動消失。難道這就是村上開始對陌生女子下手的契機?

找到美智子口中的「市區別墅」,裡面空無一人,這讓石川心情跌到谷底,臨走前,看見宅配公司的貨車送貨,終於一切明白起來,原來這就是他的犯罪手法,正式救出被綑綁在冰箱內的第七人!只見站在旁邊的村上,此時惡狠狠的落下狠話:「還有一個人!

還有一個人」指的是「勇樹」,勇樹身上流著村上的血,似乎他也有朝向殺人犯之路邁進的傾向?心中不安的石川選擇向比嘉 ( 波瑠 飾 ) 尋求答案。

比嘉:「以前奶奶跟我說過一句話,你之所以會摔倒,不能怪你父母給你的身體,而是你不會走路;我不讚成基因決定一切的理論,殺人犯的兒子不一定都會殺人,人會受環境影響而改變,是種很神奇的生物。」

石川:「我就是想聽到這句話。謝謝。」

CH3,除惡

清晨,「夢之丘」發現一具屍體,死者頭部遭受重擊,心臟被多刀刺穿,身上卻穿著不合尺寸的衣服橫屍社區廣場。站在跟自己長相不同的遺體附近,顯然整過形他自稱西本勇治,還直接告訴石川,兇手就是島村靖雄但是問題是,西本是從背後遭受襲擊,所以其實並沒真的看到兇手。( 整形的人死後,靈魂會恢愎成原來樣貌?!)

五年前,當西本還是高中生時,因為吸食興奮劑,誤殺了鄰居島村靖雄的妻兒兩人,事後未成年的他並沒有接受法律制裁,因為正義沒有伸張,讓所有社區的人都特別憤憤不平。

當年的西本逃過法律制裁,卻逃不過社會制裁,成年以後不管工作再怎麼努力,卻總是不順,過去的事蹟被密函舉報,導致每個工作都難以持久延續,最後連整形也逃不過有心人的追蹤跟告發,日子過得十分不如意。

「夢之丘」來了目擊者三人,描述兇手的長像,卻跟島村靖雄完全不同,讓人一時摸不清頭緒。五年前的事,為什麼現在才爆發?直到在西本住處,找到一本即將出版的犯罪自白,動機才慢慢浮現。

石川:「我不喜歡這樣的案子,就算案子破了,也幫不了誰。不久前,一切都還那麼簡單,兇手出現,我把他抓住,這樣就夠了,但是現在不一樣,看到太多東西,一切都變得複雜了,有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比嘉:「暴力是會產生連鎖反應的,受到傷害的人,為了忘記痛苦,會透過傷害別人來尋求解脫,然後那個人會會去傷害另一個人,有時會無限循環、永無止境,你不覺得可悲嗎?你的工作不就是切斷這種連鎖反應嗎?不是很簡單嗎?加油吧!」 

CH4,取扱注意

半夜,一具流浪漢的屍體被發現在公園操場上,上面貼了一張紅色貼紙,寫著「取扱注意」,石川四處觀望,果然找到正在附近的靈魂廣山重夫,他說是一個右手背有燒傷痕跡的男人假裝成保健所的人做血檢,廣山被獎勵打動,結果橫屍現場,還在屍體下裝了炸彈。

正要警告其它人,沒想到引線拉動,正做著檢查的比嘉當場重傷入院。

石川懷疑這根本是針對警察的行動,不理上司要他休息的命令,進入第二件命案現場,這次的炸彈並沒有安裝在屍體之下,而藏在某輛「深藍色」的車子底下 .... 對方以留下的手機挑釁石川,聲明第三個炸彈將不再有引線。

經由情報販子傳遞消息,加上駭客基友的論壇搜尋協助,石川找上在論壇張貼消息的人,可是對方只是偶然聽到傳聞,並非正主。

第三件命案同樣在半夜發現,石川篤定嫌犯一定在周圍觀看,可是周圍的人實在太多,根本無法一一過濾,直到第三個被害者的靈魂出現 ..... 

CH5,失憶魂

早晨,一位上班族打扮的中年男子倒在某家門口,死者胸口遭受圓狀物重擊,頭部右側也有傷痕,眾人懷疑他是被人打劫而亡。

對石川而言,對方是個糾纏不已的話嘮,而且這個話嘮還失去了記憶,不但不知道兇手是誰,連自己的名字也忘得一乾二淨,再再讓石川無言以對。

先是埋伏找到在附近的打劫慣犯,接著又循著監視器的畫面找到拿走死者皮包的二位少年,可惜的是,兩者皆跟岡部義剛的死因無直接關連。直到妻子上門認屍,這時的岡部才突然恢愎了記憶。

岡部的死因非常「出人意外」,因工作不順,騙妻子要出差三天,結果最想去的地方竟然是從小到大沒去過的「風俗店」,但是事到臨頭又開始卻步的他喝得大醉,最後因為一時興起想玩無聊遊戲而導致 ......

PS:這一集走的是溫馨風?

CH6,自殺疑雲

一男子前來公寓探視獨居的妹妹久保田舞子,沒想到剛好發現妹妹墜落在街道之上。因為舞子之前有服藥輕生紀錄,警方斷定為「自殺」,心存懷疑的比嘉在天台發現了一根兩端削平的樹枝,無奈女方家屬最後拒絕瞭解剖,無法進一步找出更深層的死因,案件被迫就此結案。

沒想到第二樁女子墜樓案緊接著發生,芳賀佳子生前有割腕自殺的不良紀錄,而巧合的是,跳樓的天台同樣出現了一根樹枝。

比嘉:「但丁神曲裡,有一節是說自殺者在墜入地獄後,因為犯下曾對自己身體施加暴力的罪過,所以會被變成彎曲的枯枝,當枯枝被折斷時,他們會飽受痛苦。兇手將被害者偽裝成自殺,或許是認為這跟自殺是同樣的罪行。」

石川循著死者靈魂所言,找上了負責的精神科醫師,靠著駭客基友的協助,深入調查了對方的行程,沒想到對方竟然有確定的不在場證明,讓調查頓時進入死胡同。為什麼石川執著於不是他負責的自殺案件,他吐露了關於哥哥小時候自殺的秘密他一直不瞭解哥哥為什麼會輕生,一直責怪自己草率接聽哥哥最後一通電話的心情 .....

靠著比嘉的提醒,這才想到久保田舞子芳賀佳子共同點遠不止一個。 

CH7,權勢

大學生橫森勉在半夜打工回家的路上被車子意外撞死;知道了肇事逃逸的車子特徵,知道了車牌號碼,報警的人也看到了司機模樣,加上橫森靈魂的訴說,本來以為破案手到擒來,沒想到卻因為肇事者身份是外務大臣的兒子,讓結局有了徹底反覆的變化。

在權勢面前,正義也得讓步;案子被迫移交,石川顯得咄咄逼人。

石川:「你是說,讓我別扮英雄嗎?」
組長:「也不是,人們需要英雄。但是太過強大的英雄,就與怪物無異,那就不是普通人類了。」
石川:「我只是想做好自己的本份,想幫被害者昭雪冤情而已。」
組長:「你總有一天會明白的,過於執著於此,會傷害到你身邊所有的人」
石川:「你是想讓我在辦案過程中放水是吧?」
組長:「記住這句話,有強光的地方,也必然有濃重的陰影。別被陰影吞噬了。

用盡手段的石川最終還是敗北了,他甚至想到用非法的手段來制裁嫌犯,卻被駭客基友同聲拒絕,事實上,所有知情的人都拒絕繼續協助下去 ....

CH8,界限

「警視廳組織犯罪對策部第五課」退職警察荒木秀夫近距離槍殺斃命,子彈穿透腦部,撞擊牆壁變形,導致無法比對膛線比嘉提出一個大膽猜測,認為手法跟當初石川腦部中彈的案件一樣,後來石川幾度看到荒川的靈魂,卻總是錯失開口問話的機會。

最近石川頭部發痛頻率增加,讓比嘉察覺了異樣,忍不住詢問,石川矢口否認。

比嘉:「如果疼的話,像小時候那樣哭出來也好,如果一昧忍耐,一旦習慣了疼痛,當重要的地方開始疼了,就反而會無法察覺。」

石川:「有些疼痛即使哭也無濟於事,有時候,即使非我所願,別人的疼痛還是會不斷向我襲來,這時候要怎麼辦?」,沒有答案。

針對「犯罪對策部第五課」展開調查,石川得知十年前有一班人對一個大型販毒組織進行清洗,當時現場還有人員傷亡,問題是事後卻有謠言傳出販毒組織因此遺失大筆金錢,當時倖存的有五位警員,目前已死的是植田、荒木,在石川找過第三人酒井航平後,酒井也隨後被滅口 ....

倖存第四人正住著警察用一輩子薪水也買不起的大房子,正是石川現任直屬上司市倉卓司,為了引誘兇手,石川不惜宣佈要在四天後進行成功率只有一半、從腦部取出子彈、比對膛線的手術,終於逼出兇手現身。

只是,隨後現身的不只一人。

CH9,越界

一個小孩子在賣場外被綁架。

不到一天,天川弘志被發現在距離 40 公里之外的公園涼椅上,犯罪者巧妙避開了沿途所有監視鏡頭,留在屍體胸口的唯有用唾液寫下的一個隱藏字母「A」,但是它屬於「非分泌型唾液」,根本無法驗出 DNA。

透過弘志的靈魂,石川找到案發當日離職的玩具公司員工安藤周夫 ( 大森南朋 飾 ),但即使當面質問,安藤神色依舊不變、絕口否認。兇手就是他!為達目的,石川絕烈的採取灰色手段,甚至不惜自殘、製造理由搜查安藤公寓,沒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早一步發現房子入侵痕跡的安藤,清理了所有線索,栽贓計畫功敗垂成。

警察局之外,鬆下頭上的血繃帶,石川攔住了剛被釋放出來的安藤,展開了奇異又坦誠 的一場對話。

安藤:「是我賜予了那孩子光明,拜我所賜,這段時間,很少有父母會在購物時鬆開孩子的手吧!有黑暗才有光明,有罪惡才有正義,正因為有我存在,你才能綻放光明,如果你不喜歡,直接來懲罰我就好啦!你辦不到吧?但那才是對的,我做的是『絕對的惡』,然而你試圖履行的只是『似是而非的正義』,所以你總是敗在我手下。」

「事實上,正義與罪惡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如果硬要說有,那只是實行者的差異罷了,我有才能,而你沒有!我為了完成『絕對的惡』,花了很長的時間準備,研究各種犯罪手段,怎麼可能會被無能的你,輕易就逮捕了呢?」,欲走還留,「綁架殺人我已經完成了,下一次我打算嚐試別的犯罪,我正為此努力找新的工作呢,請你別再打擾我了。」

世界上真的存在所謂「絕對的惡」嗎?要如何戰勝「絕對的惡」?帶著疑問的石川詢問隱藏在酒吧的「情報員」赤井 ( 古田新太.44 ),

赤井:「要想贏絕對的惡,就必需成為絕對的正義,就好像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旁人看來其實都是一樣的。」
石川:「那我該怎麼辦?對此視而不見嗎?」
赤井:「等待耐心等待對方出錯,在此期間,你的戰略智慧也一定會有增長,總之不要心急。」
石川:「就算在此期間,會有數條人命喪生嗎?」
赤井:「不要為逝去的東西費心,那只會蠶食你的靈魂,權當這就是命運吧。
石川:「我被槍擊而不死也是命運囉?那我也只能順從命運了。」

靠著近似作弊的能力找到真正的兇手,卻只能眼睜睜罪犯揚長而去,石川滿心懊悔,卻只能再次痛恨自己無能為力只能一個人默默站在火葬禮堂之外 ....

石川衝動在公寓外堵上安藤,一把把他抓到頂樓半懸空,以死亡威脅對方,沒想到他冷靜無比:「你真是什麼都不懂啊!你覺得你可以為了正義獻上生命是吧?我也一樣,我可以為了實現惡而選擇死亡!但你和我有本質上的差別,我可以因惡殺人,但是你做不到!」,果然石川只是威脅,沒有行動,「又是我贏了呢!」,令人沒想到的是,最後這番挑釁言語掐斷了石川理智上最後一根弦,乍然、鬆手、墮落、死亡。

看著馬路上的淌血屍體,一時還無法置信自己剛剛的所作所為。突然,後面猛然一拍:「歡迎來到這邊的世界!」。

只有石川眼角滴下無聲淚水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