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Fish

關於部落格
不問歲月又如何,只有春雨潤無聲。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49446-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3612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劇] 2014 夏季日劇:家族狩獵

開始:    

冰崎游子 ( 松雪泰子.35 ),東京都兒童關愛中心 心理輔導員;

從小尊敬的父親得了阿滋海默症,記憶時好時壞,平時行動猶如幼童,無法一個人自理生活,成了全家生活負擔,母親因此逃避現實,整天流連在小鋼珠店。

工作認真又用力,常為了兒童受虐問題槓上現場警員,導致她在警局有「投訴大嬸」的封號,自身家庭面臨崩潰邊緣

在街上偶遇從賓館匆忙逃離的女學生芳澤亞衣 ( 中村ゆりか 飾 ),聽信她的謊言,把無辜的巢藤浚介當做強暴犯告上警局,即使後來證明被騙,仍然固執的認為身為高中老師巢藤有未盡責之處。

巢藤浚介 ( 伊藤淳史.31 ),桐明高中美術教師;

熱愛美術,夢想是當個像「巴斯奇亞 / 巴斯奎特 / Jean-Michel Basquiat」的藝術畫家,目前在高中當美術老師,跟國文老師清岡美步山口紗彌加.38 ) 同居中。因被女學生誣告,即使自己沒半點錯,還是被迫在家長、校長面前低頭反省,讓他懷著苦悶回家,只能對自己的懦弱生悶氣。

某日清晨,意外跟隔壁大樓的青年麻生達也對了一眼,被他冷冽肅殺眼神嚇得躲回房間,無意間發現麻生郵購的竟然是「砍柴斧」,心中不由自主浮現了不祥的預感;沒隔多久,深夜回家時,聽見麻生家傳來奇怪的吵鬧聲,本想報警,卻被女友阻止:「應該是貓叫吧!要報警的話,一定有別人會打的。」

一早,照例在舖著白色床單的床上醒來,窗外傳來喧鬧聲,探頭一看,鄰居家門外已拉起了黃線、圍滿了警車、看熱鬧的群眾 ..... 還有一位意想不到的人。

馬見原光毅 ( 遠藤憲一 飾 ),警視廳搜查一課刑警,階級:警部補;

東京都內發生一件滅門慘案,房間內滿地血跡,據現場判斷是兒子殺死父母後又上吊自殺,只留下薄薄一張像歌詞似的遺書,因為現場是密室,初步排除了他殺嫌疑。

只有馬見原在命案現場聞到了一種奇怪的甜味,勾起了他心中疑念。

另一樁血案發生了,15 歲少年麻生達也持斧頭砍死了父母,最後自己在樓上房間用美工刀自殺,血流了滿床,同樣留下一頁遺書,同樣的滿門盡滅,「這不是單純的全家自殺,是有人在獵殺家族!」。

又聞到了那股不尋常的甜味,這次,他終於喚起了不愉快的回憶,這股熟悉的味道來自八年前 - 冰崎游子

CH2,

馬見原提議建立「搜查總部」,但是不被世田谷北警署眾人認同,只得怏怏而去,他要搭檔椎名榮作調查發生在大森赤羽世田谷這三個地方的全家自殺案是否跟「冰崎游子」有交集,深入交叉調查發現,冰崎游子用了三個不同的名字跟這三個家庭有通話紀錄

多年前,兒子因疑促自殺事故死亡,導致妻子佐和子入院,女兒真弓離家出走,家庭破碎,如今得知佐和子即將出院的消息,馬見原卻跟另一樁家暴案件的受害者冬島綾女 ( 水野美紀 飾 ) 有了曖昧關係,麻煩的是當時的施暴者油井善博也即將出獄。

剪不清,理還亂的關係一一上演。 

CH3,

出獄的油井,先到馬見原女兒真弓開的花店選了一大束紅色玫瑰花,指名要佐和子送給前妻冬島綾女,妻子與情婦第一次面對面,讓冬島嚇得不知所措,另一方面接到電話的她卻又不想讓馬見原擔心,選擇默默吞下眼淚。

油井:「現在是打電話給別人老婆的時候嗎?你夫人都過了吃藥時間了,但是現在還沒吃啊,就像你狩獵別人的家人一樣,我也會去狩獵!你的家人!」,匆忙趕回家的馬見原看到的是妻子疑似割腕的紅色景像。

為了搶北海道養老院的入住資格,冰崎民子把賣房子得到的 1000 萬匯了出去,結果收到錢的對方人去樓空,讓母女再次陷入瘋狂互相指責。

逃離家門的冰崎遊子遇見同樣被逼婚離家的巢藤浚介

遊子:「再怎麼努力,現實也沒辦法改變,就算為了別人,為了家人,鞠躬盡瘁,卻只招來仇恨,還有人說因為我受到傷害,就這樣不斷反覆,與其這樣痛苦下去,不如結束這種家人關係,畢竟現實是不能改變的啊!」

巢藤:「因為現實沒法改變就放棄了嗎?別開玩笑!如果現實沒法改變,就先改變現在的自己,只要改變了現在的自己,現實也會隨之改變的!」,兩個人都為這番話受到鼓勵,遊子成功請求買方把房子改租給她們,免離了無屋可住的窘境。

下定決心跟同居人討論未來問題的巢藤卻遇見了大問題,因為看不慣流浪漢被惡意縱火,結果武力值低落的他也被火紋身。

PS:如果遇到有人說「快要額滿了」「優惠快結束了」,明顯就是商業陷阱,千萬不要只因為時間緊迫而相信對方。

CH4,

一進門,馬見原眼底映射出一片血紅,仔細一看才知道妻子正在用紅色玫瑰花瓣泡澡,才剛剛放下心,很快又被油井的調侃言詞打亂,接著收到冬島綾女傳來的分手簡訊,讓他的心情直接降到谷底。

但是冬島綾女的離家出走完全沒甩掉前夫的追蹤,還慢慢被拉近了跟佐和子兩人間的距離。

以強硬手段聞名的冰崎游子面臨被告的危機,而兒童關愛中心的上司為了撇清關係,決定不再跟她續約,讓她一時惘然,直到接到巢藤的求助電話,這才匆匆離開。

巢藤在醫院病床上醒來,發現自己短暫失憶,第一個想起的人是昨晚在遊樂園分開的游子,這讓同居的清岡美步大為吃醋,好不容易享受了一天的自由,最後還是被逼在結婚問題上攤牌。這次他捲入了不來學校上課的實森勇治事件,面對實森媽媽的求救,硬是跛著腳一步一步趕去會合。

另一方面,承受太大壓力的芳澤亞衣終於爆發出來,用刀刺傷了門外那個從小到大、自以為是、對她期望過甚的父親 .....

心得:秘密太多,細節太多,導致進展太慢,巢藤既然行動不便,為什麼不搭計程車,一定要一跛一跛的趕去事發現場?

CH5,對刺

拒絕上學的實森歇斯底里的情緒爆發,直接嚇壞了他媽媽,巢藤跟冰崎兩個人及時趕到,面對把自己關在房內的少年,巢藤以手機郵件對話,本來完全拒絕溝通的他卻意外被巢藤自曝偷偷看 A 片的行為戳中,開啟了新的一頁。

隔幾天,穿著一身白衣的實森帶著好吃的葡萄麵包找了上來,依約定兩人在美術教室一起看 A 片,正自得其樂時,清岡美步跟其它學生闖入,一片倒的嘲笑破壞了安寧,讓實森再度暴走失控,拿起旁邊的美術雕像猛砸 .....

面臨被辭退、被告上法庭的冰崎,在前輩山賀葉子 ( 財前直見 飾 ) 圓滑世故的周旋下,解除了雙重危機,但也讓她懷疑起自己對工作的適任性,另一方面芳澤亞衣的父母找上門做心理咨詢,讓埋伏一旁的馬見原碰個正著。

無路可逃的綾女決定跟前夫油井「同歸於盡」,拿著刀子刺向門口送花的人,完全沒注意到紅色花瓣下也藏著相同的殺機

PS:負責心理咨詢的人不只一個 .....

CH6,滅門

正宮跟小三第一次的會面,在紅色玫瑰花瓣紛飛下展開序幕,當綾女認出眼前人,刀子已經劃傷來者,緊接著一番話立刻讓拿剪刀相對的佐和子心軟下來,綾女說馬見原放心不下人不是她,而是兒子研司,他是把研司當做自個死去的兒子勳男來對待!

迷迷糊糊中轉身離開,佐和子一個人在路上走了一夜,最後從橋上一躍而下,醒來已在醫院;趕來探望的真弓直接對病床邊的生父馬見原怒斥:「你這個死神!」

拒絕出門、上學的實森勇治情況更加惡化,面對棘手的家庭問題,冰崎遊子第一次想要退卻,請來前輩山賀葉子參予全家會談,還以為暫時應付過去,沒想到隔天緊接而來的竟然是第四樁滅門慘案

察覺不對的巢藤浚介用盡力氣趕到實森家,用石頭打破窗戶闖入,看到的是最慘烈至極的場景,實森的父母死在被綁的椅子上,而實森在床上以刀刺腹自盡。

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還有其它人?難道兇手還在屋內

CH7,兇手

屋內的另一個活人赫然是沾滿血衣的冰崎遊子,盡管她解釋是收到簡訊而來,巢藤心中還是不禁萌生疑念,後來他被馬見原抓去警局問話,打開了一件七年前的事件,更加深了這種懷疑,開始避接電話,直到兩人面對面對質,這才讓巢藤終於釋懷。事實上,留在命案現場的還有馬見原的隨身打火機。

實森一家的滅門慘案,讓聞風而來的媒體大批湧至校門,結果引來芳澤亞衣的激動發言還有隨後巢藤的被罰回家反省。

油井的瘋狂進逼,讓親生兒子研司從樓梯跌下重傷!另一方面,瘋狂的還有持刀進入冰崎家的駒田 ......

CH8,白蟻

駒田刺殺行動失敗,逃亡在外,引來警察注目,沒多久疑似自殺的屍體就在樹林裏被發現,還留了一封遺書給住在福利院的女兒玲子,只是這封遺書的措詞引來了冰崎遊子的疑念 ....

對自家大門被駒田無聲解開的事始終耿耿於懷,冰崎遊子懷疑是白蟻公司的問題,半夜追蹤而去,卻發現了前輩暗藏的最大秘密

芳澤亞衣蓄意上傳父親工作的檔案,導致家庭關係不斷的繃緊,前來幫忙的山賀葉子在無意間顯露出另一面;在油井的陷害下,成功讓馬見原成了殺人疑犯,但接著跟冬島綾女的會面卻被亂入的第三者打亂,形成兩敗俱傷的局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